一個人闖很可惜,傳承,讓大家不用從0開始

故事背包客: 清大生科 張恭銘 故事房號:008
by 故事矮主人
夜晚的風穿過舊圖的走廊,燈光隨著時間暗了幾盞,我們隨意的坐在樓梯間聊著聊著,
明明風很大、天氣很冷、人又稀稀落落的,但卻能感受到,從他身上、眼神中散發著很炙熱的光。
 
生命科學系大四的張恭銘,是Scideas科學創意思考社創社社長,也是2015年貝里斯志工團的領隊,畢業後即將踏上政大科管所,但今天不談他自己的人生規劃,理由很簡單。
「我在乎的,不是自己好不好,而是我能做多少改變,能夠帶給別人多少的影響。」
 
很多人說他是個「暖男」,總是能帶給別人正面的能量。但我說他是「曖曖內含光」,他有的是比正面還更強大的讓人夢想的力量,但他卻是默默地做著做著,直到你發現他。
 IMG_1317
跨出生科系館第一步,國際志工讓我看見世界有多大
一進大學,成為國際志工就是他的目標之一,大二那年,有機會參加貝里斯志工團,花了超過半年的時間籌備,為了能夠到中美洲服務當地的孩子。
這段過程讓他真正試著聆聽別人的需求,也發現自己,其實可以成為別人的需要。
因為志工團的開始,讓他更認識自己,也看見世界很大,有很多的機會,是可以帶來改變,雖然也不知道到底自己有多少能耐。他也時常反思:
「一個月的時間,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但我給了他們什麼呢?」,即使花了比一般志工團還多的時間籌備,但他一直覺得,我們可以做的還有更多。
 10909475_841305772559564_1480338072_o
回頭需要勇氣,但傳承才能讓改變延續
 
大一跟許多人一樣,參加許多的營隊、社團,但他也發現,一屆接著一屆,只求把活動辦得完整,卻始終沒有大突破。
大二他開始踏出系所,踏出校園,參與了很多活動和演講,也讓他有了對於執行營隊不一樣的想法。
 
問題來了,要不要回去? 
 
重複的營隊,累的程度讓許多人只想要走一回,但他當時很認真的思索:
「如果因為自己可以多回頭一兩次,讓很多事情不再需要從零開始,是不是就可以讓更多事情推動的更快?」
他決定再回去和學弟妹們相處,讓創新的想法真正的傳承。
 10440993_806516729367678_2202776026049932978_n
他用魔術方塊的趣味,以翻轉的多變認識生命科學,他以TED加上圓桌會議的模式,邀請學長姐回來分享生技領域和產業的狀況。
「自我探索的過程對於高中生來說非常重要,但我們常常錯過那一段,因為選錯科系而又繞了一大段路。」
而營隊,目的不只是玩,更該讓高中生知道,走這一段未來會是什麼樣貌。
 
結束後,他發現一屆一屆,因為他,也開始做一些突破式的創新。
 
「不好怎麼辦?」 這是當時準備要突破時許多人的害怕跟反彈。但,總是需要改變,再修正。不能怕不好而不改,這樣只會一直停在原地。
 
創立Scideas,希望能留下些什麼
 
大三因緣際會參加了YEF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對他的人生產生了180度的大轉變。他發現自己一路上很幸運地得到很多,遇到很多貴人,也讓他開始思考「我可以為清大留下什麼?」 
 
當他不斷的接觸課本之外的事情,卻發現清大很少人能提供這方面的資源,社團其實就是一個很好的形式。
他決定創立Scideas,科學創意思考社。把點子和科學結合在一起,讓原本大家認為枯燥的科學變得更有趣,艱澀的知識轉化成可以輕鬆傳遞的資訊。
 
「要踏出第一步老實說真的很煎熬。一開始的凝聚算是最辛苦的! 」這不像傳統的社團,Scideas有很多發展空間,反而難以掌握未來的方向,要怎麼樣讓大家願意參與,產生歸屬感,是一直面臨的考驗。
 
「就辦活動吧!」他笑著說,開始做,先讓大家喜歡這個地方。
他們舉辦3D列印工作坊,也和清大育成中心合辦了<Maker自造世代>放映會,當天合勤演藝廳爆滿,更邀請到史欽泰教授蒞臨分享。
 DSC_2239
「要找到人傳承很不容易,需要靠心力累積,但這一段沒有那麼快,卻也是最辛苦也最有趣的地方。」
即使社團的定位還在摸索,但也因此開放讓每個社員做想做的事,慢慢把更多新的元素加進來。
像是生物藝術就是很有趣的一塊,他們希望有機會可以找學這方面的學姊回來,教大家如何在解剖時把每個細胞、血管和神經都畫的栩栩如生。
雖然他不知道社團會走多久,但至少對曾經參與的人有一些改變,也有機會再有人接下去做。
 
一個起步,他,默默做到讓別人看見
「一路走來,有些人對我來說好重要,是他們讓我變成現在我滿意的樣子。
而能回饋的最好方法,就是帶著大家一起往前,而不是自己飛。」
 
雖然大學這幾年他有些不務正業,但是不論是系上、志工團,還是Scideas,都多少產生一些影響,
學弟妹們開始想要走出本身專業的框架,思考未來是不是真的想走生科? 想待實驗室?
Scideas提供許多人一個舞台,讓他們透過本身的專業,創造更多有趣的事物。 
 
2015年,他也決定接下了貝里斯志工團的領隊一職,他明白這會遠比他想像中的還辛苦,但他知道他回來的理由:「創造價值,留下影響力」。
不單只是對於當地的孩子,更是希望讓下一屆的學弟妹不需要再從0開始,而是可以踏著他走過的路,直接從1往上加值。 

 

「清大需要更多的刺激,有些人開始往外闖,這是很棒的事情,但要把這些刺激帶回來,讓這些刺激可以延續。」他用行動,實踐了這句話。
一個人很好很不錯,但是很可惜。開始有人帶著一起做,即便辛苦,但慢慢累積還是可以創造改變。
 
回到系上,回到學校,回到台灣
 
『很多人看台灣是個海島,但我看到的是水。你沒看見不代表機會不存在。』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在演講時說了這句話。
 
看著恭銘說著自己的理想,不是只為了自己,而是思考如何讓他看見的機會,也帶回去給身邊的人。
我們常常說自己以後賺夠錢,五十歲時要回饋社會,但為什麼不是現在呢?
一位學生,有熱情,有時間,有知識,我們就擁有足夠對這個社會產生影響的能力。
 
在系上時,記得帶著下一屆。
走出校園時,記得帶回些能留下影響的種子。
如果你覺得外面世界很大,那記得出去後,把機會,帶回台灣。
10626267_978080545551549_5881213336249723059_o
廣告

One thought on “一個人闖很可惜,傳承,讓大家不用從0開始

  1. 你的用心我看了很感動;精神與你同在;《用心》就是專業;趁年輕時在學付出是件不容易的事;這將是在你人生當中有著不同的經歷和體驗;並且將此經歷傳承下去;《愛》是不分彼此;只要有心都不難;好事大家做;大家做好事;《分享》就是最好的傳承。恭銘加油喔!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