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做溫室花朵,兩次出走,她用人社院的雙眼認識世界

故事背包客 清大人社吳芃慧 故事房號:010

by故事高主人

陽光和煦的周末早晨,我在圖書館沙發區等待著,不遠處一位留著中長髮的美麗女孩對我招招手,緩緩地走過來。精緻的妝容,優雅而不失幹練的氣質,自然而然的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她是人社院的畢業生吳芃慧。
談到最初進大學的期待,她笑著說,高三那年將到國外當志工視為對於未來的嚮往,一方面認為志工是在做好事,另一方面則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到國外。「很奇妙的是,這件事即將要成真了!」有些激動的說到。事實上,她擔任2015坦尚尼亞志工團的副團長,即將在今年暑假到東非進行資訊教育。
細細地回味著大學四年的生活,發現許多的事情並不是刻意的安排,而是偶然地進入了生命當中,「然而這些都是滋養我的養分,推移著我走到今天。」

DSC00540[1] (1)

以為的單純被打破,反思自我的成長
成長在家教嚴謹的家庭中,大二暑假那年,她第一次勇敢地堅持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在獾病毒肆虐的時期,不顧家人反對到屏東旭海當志工。兩周的時間裡,有時幫忙看學校作業、有時舉辦實驗課程和手工藝小教室讓孩子們參與,這些活動的背後不只是將學科知識和才藝帶給孩子,更多的是陪伴。
旭海位處偏鄉,大多數當地的父母在外地工作,青壯年人口大量外移,村落裡多為年長的爺爺奶奶以及幼小的孩童。對於孩子們而言,最需要的是能陪著一起吃飯、一起玩耍,一起大笑的哥哥姊姊。
芃慧坦承,「過去並沒有認真思考過志工的意義,單純地認為是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然而到了旭海,卻是衝擊的開始。
她開始了解志工並不是單方向的施與受,而是雙向的學習與成長。和孩子在一起時,看見孩子們身上同時背負著天真與成熟的羽翼,逐漸有許多的反思,思索這樣子的陪伴背後擁有什麼樣的意義。

彭慧側拍旭海夥伴指導孩子們作業的樣子
芃慧側拍旭海夥伴指導孩子們作業的樣子

孩子生命中,所經歷的每一次離別
彷彿想到些什麼,她頓了幾秒,娓娓地說。一開始和孩子們相處時並不會很快地變熟,過幾天後孩子們便會開始依賴你,對你掏心掏肺,希望你能夠抱著他,但總會有分別的那一天。「在孩子們的生命裡,有很多志工老師來來去去的。當下會用很多心去愛這些老師,然而很快地就會分離。」想到孩子們必須經歷那麼多分離,她的臉上湧上掩不住的哀傷。
「離開時,我承諾過隔年暑假再去看他們,但是我並沒有去。」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地放在她心底,「但我一定會照時間回去那熟悉的土地,好好地擁抱每個熟悉的臉孔。」

人是旅途中,最重要的事
第二次出走是在大三,她到上海復旦交換一學期。
那段時間裡,她揹起行囊在中國的土地上到處遊歷,感受土地的同時,更是感受人。「旅行的路上最重要的是人,盡管一路上曾遇過不友善、行為怪異的人,但也因為有他們的出現,當你遇到很棒的人時會更感到珍惜,覺得自己好幸福。」
在青海往蘭州的火車上,她認識了青海省的法官。火車的路途很長,她坐在硬坐在寫日記,記錄絲路之旅的點點滴滴。因為日記,喚起對坐法官對於這位年輕女孩的好奇心,兩個人就這樣聊了一整路。「然而很後悔的是,當時我閉口不談台灣與中國敏感的政治議題,儘管我們曾觸碰到邊緣,還是因為環境的關係,害怕而婉轉的換到其他話題。」在千萬人中,在千萬年的時間荒野裡,相會的兩人,一轉身就是一輩子。

在新疆喀納斯湖畔,當時湖面剛融冰
在新疆喀納斯湖畔,當時湖面剛融冰

「人社院給了我一雙看世界的雙眼,了解到很多事不是非黑即白,而是很多的線拉著,慢慢的在變化。」一次次的出走後,她勇敢地用雙眼看著、用心感受著,這世界一點一點的變化。畢業也是屬於她的出走,這一次她選擇用過去所累積的養分投入職場,嘗試自己的可能性。「老實說,儘管偶爾會感到迷惘,但我仍期待著未來每一個挑戰。」
帶著堅定的微笑,從每一次的出走,她認識了自己,更認識了生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