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了美洲大半圈,重新戀上了我們的土地,台灣

IMG_2068

故事背包客 清大中文鄭絜 故事房號:011
by 故事矮主人
「珍珠奶茶,bubble tea ,bubble tea yo!
奶和紅茶融合在一起,珍珠要多少你喜歡都可以。
Met a bubble queen ,straight from taiwan,
It’s Taiwanese drink,you gonna buy one.
Make it tasty,make it tasty……」
 
這位眼睛雪亮、皮膚白皙又帶著可愛牙套的女孩在咖啡店一邊興奮的rap一邊回憶著當初在台上表演的畫面,手還不時比著yo的手勢。
她是2014年台灣的外交青年大使代表鄭絜,繞了美洲半圈,走了五個城市四個國家,
舊金山、洛杉磯、聖露西亞、聖文森、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國家的名稱字數多到沒幾個人曉得,她與其他十五位團員們,帶著台灣的特色表演,走出世界,行銷台灣。而這首輕快俏皮的rap,都是今年的大使共同編寫,再融合街舞元素呈現。
 
回來後的她,特別有感觸的說:
「今年的國慶日,對我來說特別不一樣,我沒有做什麼事,仍是老樣子待在家,但我記得,那種悸動還一直在,我為自己是台灣人覺得很驕傲。因為在回來後我發現,我重新地愛上自己的國家。我知道它並不完美,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但我走出去時是很感動的說著:我來自台灣。」
 
遇見許多酷斃的怪咖,我還是有很多我能做的事
u8056u9732u897Fu4E9Eu570Bu5BB6u516Cu5712
外交大使團一開始先以個人的經歷和才藝進行篩選,再依照團員特性分團,最後分配出訪到台灣各個邦交國。
每一團十六人,都是戲曲、音樂、舞蹈到語言、文化的綜合體。
「與其說是各路好漢,倒是許多我這輩子從沒見識過的怪咖。」
有的會甩帽子丟到五公尺高後再帥氣接住;有的是調酒比賽亞洲冠軍,有的從小在中南美洲長大,西班牙語跟母語一樣溜,有的夢想是當一位在世界流浪的吟游詩人。還有一位是學京劇,曾經是書畫系,培訓時帶來了故宮的仿作,去美術館也告訴我們每個畫派的風格,是個充滿生命故事的人。
 
在密集培訓時,大家一起住在台藝大六個禮拜,每天一起拉筋,一起排練。
這群人要共同準備完整九幕的大型表演,綜合大家的元素呈現出台灣最大的文化特色。
「當時的我也在尋找自己的角色……」
因為在這個台灣代表團裡,成績好不好、學校念哪裡都不重要,而是自己本身到底有沒有一個亮點可以讓大家記住你。
她知道她不是舞蹈專科,但曾經是舞蹈班,練過現代、有氧和街舞。不是外文專業或長期留外學生,但至少以流利的英文面對外國媒體的任務也難不倒她。
她協助編舞,讓不會跳舞的人可以更容易學習。也負責在聖文森時的外國媒體上代表團隊發言。
「在團內,我是個多元綜合體,可以彈性的補足團隊內缺乏的元素。」
 
發現因能力不夠而錯失機會,挫折轉成動力向前
u820Au91D1u5C71u99D0u5916u8FA6u4E8Bu8655
「其實在培訓時很如魚得水,包括表演課、語言課和國際議題課都可以負擔。但在當時遇到了一件讓我很挫折的事。」
在到美國交流時,遇到了一位史丹佛的學者,他是在研究台灣的民主政治發展,曾在台灣太陽花學運時期見過陳為廷、林飛帆,也見過許多國民黨黨員,對台灣非常的了解。
當時我很興奮,希望可以和他聊很多,但因為是對外的國際會議,全程都要用英文。
當下有許多很想知道的東西,卻因為我的英文能力,而沒有辦法把握機會在當下深入的探討,和清楚地傳達我的想法。
發現自己不是因為沒有能力針對議題和對方高談闊論,而是因為語言而錯失良機,當時打擊真的很大。
當時我在想,如果我英文再好一點就好了……。
 
後來她不斷的思考和反省後,認為即便是自己擅長的也都應該要不斷讓自己更好,這次的事情對她來說也是幸運的地方,發現自己每一塊都有不足,因此保有很多的空間,可以和其他人學習。
 
我們用生命演出「台灣有多好」
 
在當地除了拜會總理總督、教育部長等等,最重要的項目就是在培訓時期準備的表演。
她強調這表演是給當地人看,不只是高級官員,任何想要了解台灣的人都可以來,有的在表演廳,有的就直接在他們的廣場上。
表演可以很直接的得到當地居民的回饋,他們可能不能全然理解表演背後的內容,但至少讓他們認識台灣,覺得台灣很棒,這種感動是很直接的。
她也發現每表演一次,就越喜歡自己國家的文化。
「因為我們都是用生命在台上很賣力的告訴大家,台灣有多好。」
最後一場時,音樂奏下,「台灣福爾摩沙,the heart of Asia…..」
 
「結束那霎那,我在前面劈腿,台灣國旗在後面展開,瞬間如雷的掌聲和尖叫聲,當下真的覺得很驕傲,我們都激動到哭了。原來全心把自己國家推銷出去的感覺是這樣,讓我對自己的文化更加認同。」
u6700u5F8Cu4E00u5E55u820Au91D1u5C71u9996u5834u516Cu6F14 u6700u5F8Cu4E00u5E55
偏見侷限了我們的視野,嘗試可以更享受當地生活
 
說到這趟旅程,印象最深刻的趣事是在聖露西亞,她興奮的說。
當時整天的行程結束後,他們私底下去參加當地的street party,就是夜店的一種,但因為當地較貧窮所以直接在街上舉辦,放著重低音的搖滾音樂,一路的架子上賣了各種毒品和菸酒,像極了電影畫面裡的地下毒窟,許多黑人叼著菸穿梭,好像身上都有一把槍,可能隨時都有不好的事會發生。
 
「一開始很緊繃,我們幾個人就圍在一起不敢伺機行動。而他們夜店跳的是交配舞,所有女生只覺得只要下去跳就是「遭殃了」。」
但後來有個女孩會抽菸,跟外國人很快就聊了起來,就第一個開始跳,接著又一個一個,當時雖然還是有點害怕,但她在心裡跟自己說: 「Why not ? Once in a life time.」
一個轉念,就「下海」跟大家一起跳。對她來說,那是很享受很難忘的一晚。
 
我們常常以為中美洲都差不多,只看過電影關於這些小島的模糊印象,就先入為主地認為他們該是什麼樣子。因為不夠深入時就會存有許多的偏見,但真的嘗試了,才知道他們民風其實是很開放但淳樸的,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

完全的兩個世界,外交上更需要以同理心面對
 
雖然去了兩個美國的大城,但其實真正讓她震撼的是加勒比海上的一個小島,聖文森。
聖文森是神鬼奇航其中一個取景的地方,大家都幻象它如電影場景般壯觀,但其實就是高山上的平台,一個石造的小屋子,當地過著原始的生活,蛙叫鳥叫聲不間斷,其他沒什麼特別。
但在歷史上的南北戰爭時期,當時因為黑奴制度,一群在聖文森上的原住民,橫越加勒比海游到貝里斯求生存。
「哪裡來的動力?」許多人難以置信。但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信念,你可以自由,還是要待在島上?讓我深深感受到當時的迫害對他們是多麼痛苦煎熬,是多麼渴望自由之身。
而最後一晚也是在聖文森,他們參觀了台灣在當地的建設,其中一個就是機場,很大的一片草地被圯平,相對周圍茂密的叢林顯得很突兀,美其名是國際機場,實際上只是提供給外國人和貴賓官員一個短期渡假勝地的選擇,對於當地人卻是幾乎沒有幫助。
並不單單只是貧窮,而是他們大都是單親家庭,一家就有七八個小孩,爸爸通常很早就跑了,也早就習慣。他們根本沒有足夠的經費,甚至沒有空去想要飛出自己的國家。
 
「我們在金援外交的同時,卻也破壞當地很原始的狀態,提供並不是他們迫切所需要的建設,當下我真的覺得很難受。」
 
看見台灣外交除了政策外,對當地的實質幫助
 
但其實成為台灣大使後,她也更深入了解台灣在外交上的一些努力,為當地架設LED 路燈、太陽能板,對當地來說都是生活上很大的幫助。
而農技團更是教當地人種植新的糧食作物,不是只是給他們魚吃,這對長期種植經濟作物卻仰賴進口的中美洲來說,是在農業上很大的轉機。
當地人對於台灣的想法大都是:「很好,但很遠。」而獎學金的制度也讓他們有機會拉近與台灣的距離。
雖然都是一種外交上的策略,但真正接觸到許多有使命感的大使們,是很願意在這些國家深耕,也很堅持要在世界各地讓更多人看見台灣。
 
最後一餐,教會我永遠保有大使的使命
 
那時的最後一餐,是聖克里斯多福的大使招待我們,他堅持不要華麗的排場,而是帶我們到簡單的農技團的用餐處,上面一個大大的匾額掛著「農為國本」,他說:「你們知道吧!農業既是台灣最初的產業狀態,也是現在當地的生活。」
他看著這四個字,語重心長的說:
「當大使讓許多人稱羨,島玩幾天很刺激,但在這生活很無聊,其實再多錢都沒得花,
但當我在這加勒比海上,一片被大陸的島嶼所包圍的情況下,我可以把這個島上的台灣國旗留下來。」
 
回想起當時聽到那句話的震撼,她說「當下真的有股衝動在未來要當外交官。」
雖然回來後,還是走回她曾經嚮往的飯店路,但不論如何,這一趟旅程,雖然緊湊,仍有許多準備不充足的地方,但也讓她看見了許多不一樣的文化和視野,並重新思考自己可以為台灣、為當地做點什麼事。
 
而現在的我們,有了更多的機會到世界各個角落,每一次的出走,我們就是大使,要盡其所能的把台灣留在更多人心中。
u8056u9732u897Fu4E9Eu570Bu5BB6u516Cu5712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