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工畢業不做工程師,她拿起兒時的畫筆走出藝術路

故事背包客:清大資工 曾維薇 故事房號:015
by 故事高主人
小時候,我們都曾稚氣地編織夢想,許過未來的樣貌。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學會認知現實,我們長大成人,然而最初的悸動又剩下多少?
從小念美術班的她,一度嚮往成為藝術家,拿著畫筆在法國左岸創作。長大後,她依著家人期待,雄女、清大資工一路走來,原以為將這樣懷著失溫的夢想成為一位工程師,慢慢老去。
然而畢業前夕,她決定為自己勇敢一次。
她是曾維薇,一位會coding的未來藝術家。

DSC00614

生命的省思,讓藝術夢甦醒
「不是討厭寫code而是討厭做工程師,就像你不會討厭剪刀,而是為什麼用剪刀。」儘管不喜歡資工,但受到身旁成績優秀的朋友影響,學業上莫名地念得很好。她開始說服自己喜歡資工,喜歡寫程式,接受就這樣成為一位工程師的未來,一直到大二,都還認為畢業後會成為一位工程師,在竹科工作。
直到一場車禍,重創生活上的某種平衡。
她緩緩地說到,「過去覺得只要努力,不管現在看不看得見未來的樣貌,都會累積到生命中。然而我驚訝地發現,生命好隨便,一個人隨時都有消失的可能。」從那之後,她變得好討厭資工,不斷的反問到底為什麼要說服自己念資工,留在自己不喜歡的科系。為什麼不能勇敢地在有限的生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對於未來的迷惘將她困住,無助地渴望一個解答,「我喜歡藝術、喜歡畫畫,但搞藝術和工程師似乎是兩碼事,一個是夢想與一個是生活。」
思考過,她決定研究所繼續在資工領域深造,碩班畢業後再完成藝術的夢。
然而朋友聽到後對她說,你根本就很明確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為什麼還要留在這裡?
無論是在高中社團還是大學營隊中,維薇都擔任美宣的角色。
無論是在高中社團還是大學營隊中,維薇都擔任美宣的角色。
壓線追求藝術家夢想,資工背景是加分助力
朋友的一番話,讓她開始思考推甄的可能性。「我告訴自己,推甄至少是嘗試,上了再決定要不要去念也不遲!」
在推甄報名截止前兩天,她送出了交大應用藝術所的工業設計與視覺傳達兩個組別的備審資料,給甦醒的夢想一個嘗試的機會。
正取視覺傳達後,她勇敢地走上了生命的岔路。
進入應藝所的她曾經很徬徨,懷疑過自己的能力,認為資工的背景是劣勢。然而和教授談過後了才了解到,2008年後不斷在跨域整合的交大,科班出來的學生學習程式等新媒體並沒那麼快,資工的背景反而是加分。
教授對我說,「不要覺得到了應藝會因此而損失資工四年的東西,你反而是多了別人所沒有的能力。」
一個資工與藝術轉換的所在,讓她做足未來的準備
「為什麼不到國外念藝術?」我好奇地問道。
我想出國,但不是現在還沒準備好的時候,「交大既然有一個可以把資工和藝術有所轉換的地方,那為什麼不沉澱好了再出發呢?」我想要用自己的錢到國外,而不是在無法明確知道出國能有什麼收穫的情況下,予取予求地要求父母在我身上投資龐大的金額。
她繼續說到,當你抱著「看看」的想法,沒有做好準備就出去是不對的,無論是金錢還是生命都不應該這樣浪費,「看世界的方法有很多,完成夢想的方式也有幾百種,但是沒有足夠準備就貿然嘗試,只是在浪費父母的錢。父母將你撫養到大,並沒有義務讓你虛耗多餘錢。」
小學美術班的維薇作品集。
小學美術班的維薇作品集。
家人放手讓她闖出自己的未來
她提到在應藝所面試過程中,教授看著她資工系四年來優異的成績,曾經好奇的問,「你成績那麼好,是怎麼說服父母讓你這麼做?」
事實上,父母對此決定並沒有太大的反彈,只是單純地希望女兒未來能夠養活自己。
「然而相對於資工清晰的未來,視覺傳達並沒有那麼強的可見度,當然無法像過去一樣放心。」儘管如此,仍察覺得到父母在日常生活中對此的關心,她舉例,父母常用稀鬆平常的口氣提到教授的論文題材,才發現到父母竟然上網將教授過去發表的論文一一看過。
而高三的妹妹一心想成為一位律師,看著目標清晰而明確的妹妹一步步踏實地走在規劃的道路上,她才放心的去闖。「總不能家裡兩個孩子都走冒險的路吧!」她笑著說自己好自私。
有著關心自己的家人做為後盾,她仰首闊步地,用生命的彩筆繪出屬於自己的模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