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中尋覓著國際觀,她找到的是草根台灣

故事背包客 清大中文林詩恩 故事房號:020
by 故事矮主人
「國際觀到底是什麼?」我也常常這樣問自己。

當代表著台灣到世界各地時,我才認知到培養成為一位具有國際觀的人,不是走訪了多少城市,遇到幾位不同國家的代表,而是當看過不同國家的人民,從他們的國家制度、生活方式和觀念想法,如何回過頭反思:『哪些是我們值得學習的?哪些是我們獨有無法被取代的?』

從高中開始,就讀清大中文系的林詩恩,就對於國際參與充滿憧憬,但一直沒有管道去嘗試。上了大學後,積極的參與很多國際交流的活動,除了到浙江參與交流會議,泛長三角地區模擬聯合國大會(PYDMUN),甚至是模擬APEC大會,都有她的足跡。 一路走來,真正啟發她對於國際觀的認知和思考台灣的定位,要從2013年8月開始說起,她和一群來自各個學校的學生,一同從零到有,把台美學生會議(TASC)創立的過程。

左一為林詩恩
左一為林詩恩

台美學生會議成立於2013年的9月,是一個雙邊學生以個體對個體的的交流互助平台,一開始是由兩位台灣裔的美國人發起。每一屆都選出雙方的學校領袖人物代表,透過與產官學界的交流,激發更多元價值觀的碰撞。在招募初期,剛好在因緣際會下,加入了草創時期的團隊。當時她很興奮的抓緊報名和面試的機會,儘管知道要從一個想法到完整落實會很辛苦,但她知道這與一般國際交流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是可以有機會從更多面向和其他國家的人行銷我們的台灣。

圓桌上的文化衝撞,更釐清問題的樣貌

第一屆,他們邀請了10位美國學生,十幾位台灣學生,一起透過17天的對話與溝通,從教育、環境永續、政府、社會議題到經濟,讓每天不斷的在會議桌上衝撞著不同的文化與思想。

就拿十二年國教來舉例,美國學生認為:「不單以成績作為升學考量,這不是件很棒的事情?」
這背後卻有許多文化的累積,從填鴨式的教育跨到多元學習仍存在著一個鴻溝,家長的態度、老師的教學方式能不能符合這樣的升學制度,都是需要全盤考量的。經過一連串的激烈討論後,美國學生慢慢能夠理解這段過程,他們也表示看似完整的教育體制,也是經歷很多風波而來,但改革還是有其必要性,才能衝破現狀。
而談到台灣獨立,他們認為:「既然台灣是個國家,為什麼都要強調中國有多麼不好?解釋自己不就好了?」當時我們試著去解釋,才發現連我們從什麼角度去思考都難以定奪。這是我們自己在高聲吶喊「我們是台灣人」時,很少去思考該怎麼從特殊的歷史和文化背景談國家的主體性。這確實很難很難。

10501797_344149282420818_8480455731204087740_n

美國人發問時的廣度,重新檢討台灣跨領域的能力
在十幾天的衝擊之下,美國學生相對台灣,很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也直接指出他們的質疑,簡短的一語道破,更重要的是在提問時,他們的背景知識都是非常多元足夠的。
「相較之下,台灣人最大的差異,是在跨領域上的涉獵不足,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衝擊。」她發現對美國學生來說,學習不僅僅只是在大學,而是每個生活的細節都是值得去認識的。美國本身的生活環境就可以很常接觸到多元民族,每天上映著文化之間的衝擊和國際化的議題。台灣在跨領域的培養上,只侷限在學術上,更常有跨足領域差異太大就退卻的心態,這是很可惜的。

10487339_344149165754163_6249974649221227968_n

想讓美國學生認識怎樣的台灣,才發現自己也不夠認識
而在規劃遊覽台灣的部分,她們不斷思考:「要帶美國人認識怎樣的台灣呢?」
我們帶美國學生在小林村住了兩晚,八八風災後重建的社區,我們邀請村里的人來和他們分享當時的狀況和後來社區營造和重建的發展。但當整個歷史事件活生生呈現在自己的眼前,才發現雖然都是台灣人 ,但卻沒有機會去理解他們的感受。
小時候也看過紅樹林,以前都是生態人員的導覽,沒有太大的感覺。但這次是由保護區成立者直接分享,他只是一般的鄉下人,但他談保護區柵欄設計的目的,談保育的過程和其中的樂趣,從談吐中自然流露他單純因為對於土地的熱忱,願意長期做深耕復育的工作,這對我們這些在城市長大的孩子完全難以體會。
從台北一路到台南,從各種層面接觸台灣,從歷史文化、建築、風景名勝、政府單位到家庭與學生,每一個活動都費盡心思想讓美國學生認識更真實的台灣。「其實整個過程中,獲得最多的反而是自己。」她帶著點慚愧的說,原來我們都還不夠認識自己腳下的這片土地。

10496962_10203876687144839_7583615042850123058_o

草根力量,台灣獨特價值你看見了嗎? 就是這麼 local!
這一趟活動下來之所以這麼深刻,對於她來說,是讓自己找到屬於台灣的亮點。
「我們超獨特的你知道嗎?」她很激動的說。
對美國學生來說,過去都是透過中國的視野認識台灣,事實上對真實的台灣一無所知。他們最後說:「原來台灣可以這麼國際也可以這麼在地。」。這完全是出乎意料的答案,卻也是我們最獨特之處。尤其對台裔的美國學生,這一趟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根來自哪裡。」。

從他們眼中,她看見了「我們最厲害的就是草根的力量,我們就是這麼local啊!」很多台灣目前的發展,都是靠民間一點一點的力量完成,從建國以來許多的社會運動,從父母的年代到現在,都是,包括太陽花學運、公投法案的倡導,通通都來自於人民,來自於我們自己的反思。

她很慶幸自己學中國文學,當初沒有想過對自己會有什麼影響,但讀了幾年後更大的回饋是在文化思考上的深度。「我該怎麼說自己是個台灣人?」 透過文學,瞭解台灣和中國的歷史淵源,去理解所謂不同是怎麼思考,又怎麼影響到現在的我們。
「當我們在特色化自己時,草根就是最大的力量,沒有那麼多的野性和狼性,讓我們還保有這麼有特色,這麼不一樣的台灣。」
現在回來看,國際觀真正訓練我的是「反思自己、反思社會。」
看到每個國家有不同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要去思考怎麼去找到問題的解答。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就像文化歧視的議題,當在解釋時,所謂 “look beyond",就像冰山一樣,不能只看問題表面,而是下面那一塊,有太多種族文化性別,都是經年累月下來所導致的。
「國際觀到底是什麼?」她還正在尋找的路上,但她很確定的是自己不要成為一個盲目的人,而是可以成為一個沒有形狀的人。看起來很虛無飄渺,但她希望自己可以以更開闊的心胸面對不同領域的知識,有更多的基礎可以去理解包容每個文化背後的涵意,還有從中,找到屬於台灣最特別的力量。
547672_10201112190320826_888448761_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