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音叉式的生命之歌,值得我,慢慢唱

故事背包客 陳翊薇 故事房號:037
by 故事美主人
 
她是陳翊薇,生科院學士班四年級,若說她的人生像音叉,彎的一頭是音樂,另一頭則是從生命科學到人類學,兩股匯聚的養份讓她正通往諮商心理師的道路上,產生出來的共鳴,小小的卻充滿能量。
 IMAG2020_1[1]

 
一場音樂會成為合唱團的序曲
高中時,在朋友的邀請之下,聽了一場四校聯合的混聲合唱演出,對於國中時期只唱過純女聲團的她來說,才知道原來合唱團的表現形式如此豐富,從此,開啟了她的音樂世界。
上大學後,除了高中校友合唱團外,也加入了學校的合唱團。每個周末,總要往返於新竹與台北之間,再加上原本想念心理系的她,卻以六分之差與夢想擦肩而過,「要不要重考呢?」那個時候常常這樣問自己,慶幸的是,學士班的二專制度,讓她決定嘗試走向一個不同的領域,也正好遇到合唱團徵選演出悲慘世界音樂劇的幾個重要演員,後來,「愛波寧」這個角色便走進她的生命中,玩得很累,卻也很開心,也因為這個機會,更融入合唱團,也讓更多人看見了她的努力。
458041_399460363421691_533003510_o
 
透過雙手塑造音樂
大二那年,選上了合唱團的學生指揮,她說,她喜歡合唱,但如果可以,換個位置,享受一個能塑造自己想要的音樂舞台。對於沒有學過鋼琴與和弦的她來說,一開始是辛苦的,練團前需要花上比別人還多更多的時間準備,時時刻刻地想著,想像著聲音合在一起的感覺,團練時,偷偷在旁邊學習老師們怎麼指揮,回到寢室後,再對著鏡子練習、揣摩,慢慢地,摸索出了屬於自己的指揮風格,如同魔術師,透過手指,千變萬化的旋律與曲風成為可能。
580364_418776151466004_1388029521_n
 
奇幻旅程般的海鷗·K人聲樂團
 大三那年,加入了海鷗·K人聲樂團,不同於合唱,而是以現代阿卡貝拉的表演形式來呈現。「練習的時候,總會圍成一圈,可以看到彼此練唱的表情,有些曲子還會配上自己編的舞蹈」,她說。這一年像是一趟奇幻旅程,除了使用麥克風、嘗試了新的唱腔外,也到了不同的地方表演,接觸到很不一樣的觀眾,還記得收過寫著「加油,愛你們喔!」的卡片,小小的鼓勵如同紅色的包裝紙,記得很深、很深。海鷗·K所給予的,是一群人一起理解每一份譜,體悟每一首曲子。
11119805_980966375246976_559419827_n
(左四為翊薇) 
 
再一次的分岔路口,走向心理諮商
「外面的世界多廣闊啊!」,她說。暑假在中研院實習的日子讓她更確定不會選擇繼續走生科這條路,再加上二轉人社後,修習了人類學的相關課程,理解到自己喜歡與人互動,每每在田野訪談之餘,也給了她許多想法上的交流與衝擊。
「那陣子,我的身邊多了好多需要諮商與關懷的人。」開始傾聽別人的煩惱、試圖幫助他們,也認為幫助別人的同時,自己相對地能成長許多,然而,才發現自己對於相關知識的缺乏,甚至,有時自己的心情也受到很大的影響,也正因如此,那個埋藏好多年、想走心理諮商的種子,像是受到灌溉般逐漸發芽,或許,時機來了,是時候邁開步伐了。
而這樣的決定並沒有讓她全然地放下生科,反而是在課餘間不斷地涉獵心理諮商的相關書籍,在過程中,這些經驗的累積也讓她了解到所謂的「賦能」不是直接幫助對方解決問題,而是讓對方懂得如何靠自己的能力突破困境。
 
路途的養份,使我得以流浪
「那有找到生科、人類與心理諮商三者的共通性嗎?」
「生科給了我較理性的思維模式,能讓我在相對人性化的諮商心理中找到平衡,而人類學給了我如何與人互動,教會了我如何全面地理解一件事、一個人。第三條路,是不斷地探索,治癒他人,理解自己的內心。如果可以,希望能以心理諮商師的身分,到各個不同的地方,幫助不同的人,能與當地的合唱團一起練習,因為音樂一直有個重要位置,在我心中。」
 
 眼前的這位女孩,或許走的路遠了一些、崎嶇了一些,卻吸收了路途中的滿滿養份,讓她有更多的能量,流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