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掉吧!那些社會套上的制服,用思考剪裁我的服裝

故事背包客 許乃仁 故事房號:038
by 故事矮主人
 
如果你想要聽到的是一個關於設計師如何創立自有品牌的勵志故事,那可能要失望了。對,沒錯,這就是社會的錯誤期望,設計系就該當設計師,到底誰規定的?
FullSizeRender (1)
從認識許乃仁到現在,不論是穿著還是談吐之間,都是大家所謂經典的「設計人」,一頭亂中有序的捲髮,和一副復古的眼鏡,獨樹一格的穿著搭配。平時三八的他,談論最多的是男人肌肉的大小,時兒對著誘人可口的胸膛尖叫,時兒直接的批評穿搭NG的熟女,他挑男人的長相品味跟挑菜一樣。但每當他談起設計,眼神和口氣,像是昨晚在夜店舞池狂歡後瞬間走上國際伸展台上,自信而沉穩,帶著自己對於品味的執著,和對服裝設計領域,獨道而批判的理性思考。
 
「設計,其實是一種訓練思考的方式。」
 

踏入了設計的世界,看見設計的另一面
「時裝設計師看起來光鮮亮麗,但實際上都是很操勞的過程。」
對於服裝設計的熱愛,有時甚至一整身都是made by 許乃仁。在他高中時對於成為服裝設計師仍抱有一定的憧憬,但進來後,他坦承:
「真的是,累爆了!」每天像是期末考,熬到三更半夜,日夜顛倒。從與教授討論概念,畫草稿,不斷修草圖,打版打樣、找材料製作到最後試穿修正。他兩手一攤,翻了個白眼開了玩笑說:「應該有一天會得肺「線」癌,全部針線都插在自己身上,哈哈!」
但這並不減少他對服裝設計的興趣,而是更明白自己要什麼。每學期的時裝秀都投入了很多心力,20歲時設計了「成年禮」紀念自己,也接過協助郵差設計制服的案子,現在郵差的制服就是他設計後再稍作改良。但對他而言,沒有特定一樣作品或一場秀讓他特別覺得要「Highlight」,因為他永遠覺得會有更好的,不需沉溺於過去的光環。
11157258_10204089908108556_714432976_o1
 
靠服裝設計踏遍各國,認知台灣的不足
因為在系上的表現突出,曾多次代表學校到各地交流。到上海的國際時裝週,也參與北京的國際青年設計交流,讓自己設計的兩套衣服與國際的年輕設計師一起站上伸展台。
最有印象的是去年到紐約實習,在Jason Wu於當地成立的自有品牌,他是一位旅居美國紐約的臺裔加拿大籍服裝設計師,雖然只是在裡面協助打版,但感受到的是整個城市的設計氛圍和台灣的明顯落差,國際前衛的設計瀰漫,談論時尚就跟來杯咖啡那樣稀鬆平常。面對當時的強烈衝擊,他感嘆的說:
 
「別在台灣讀設計。」
 
11157281_10204089906708521_432840154_o1
多處矛盾點,關於台灣消費者和設計師之間
台灣有設計的才能,但卻沒有足夠的市場支撐,不只是人口問題,而是對於設計的格局。「台灣的美學還不到那個氣候。」他喝了口水認真的說。
「那麼貴!平常又不太會穿到….。」越便宜越好的普世價值,看淘寶怎麼橫掃台灣時尚產業就可以感覺到。
「時裝秀的衣服都不能穿啊!」在歐洲市場,伸展台上的服裝是可以走上街頭。但台灣消費者喜歡現有的東西,看得還不夠遠。
「台灣設計為什麼還是只有現在的水準?」這不全然都是設計師的問題。因為設計和藝術的差別,在於:「賣得出去才是好設計。」
設計流程是由業務部和銷售部提出消費者的偏好,再交由設計部依照偏好設計款式。事實上消費者引導整體的設計氛圍,當消費者保守,就很難打破現有的思維。
 
認清設計產業,沒有錢什麼都做不成
高中時也曾經認為台灣是個很有潛力的地方,但當赤腳踩在這舞台上,明白時尚設計就是事業,沒有錢很難走下去。要做衣服很簡單,但成立品牌就需要很多的思考。
「有錢就是大爺囉!我很現實吧!」從紐約一趟回來,看見在這些品牌背後,都有金主有力的支撐著。台灣懷抱夢想的設計師還是有,但就會很辛苦,單靠小眾市場吃飯很容易餓死。
「台灣的文化基礎還不夠養活台灣的設計。」必須老實的說。
11144741_10204089906908526_95440346_o
 
當家人生了一場病時,讓他更專注面對現實這件事。
「讓自己更接地氣吧!要先養活自己的家人,賺足夠的錢。」他決定先到大公司工作兩三年,再出國讀研究所。一向自戀的他,知道儘管再有實力,在台灣成立品牌,也只能小規模發展,缺少霸氣。還不如認真累積經驗和足夠的資本。「我不是沒有理想,而是還不到時機。」理想不一定是要現在實現,十年後誰還在那個位置上,才是真正的實踐。
 
念設計就要當設計師?大家都當領導人,誰來被領導?
「設計師品牌聽起來很美好,但會是最好的嗎?」
社會的期望認為設計系就要當設計師,電影系就要當導演,但這是錯誤的觀念。
「當設計師很好,但台灣真的不需要這麼多設計師。」他試著比喻,台灣不到一個紐約的大小,國外才幾個大牌子,台灣卻一大堆小牌子。沒有不好,但總是要有人被領導,才撐得起來不是嗎?
設計產業還是有很多需要的人才,要發揮所長。「像是我可以當視覺陳列呀!有聽過嗎?」社會總被字面上侷限,大家認為不是設計師就沒出息,不是這樣的。
圖片1
 
設計訓練我的是思考方式,生活即設計
許多人覺得設計人總是活在自己世界,但他強調設計離我們一點都不遠,生活處處都是,感情也是。他打趣的比喻:「像是設計小圈套呀!怎麼可以說這不是設計呢?」
最近一次的服裝週主題「星星」,是他獻給一位在紐約遇上的法國男人,那時和他一起去在星空下,很浪漫啊!
 
星星,很亮,但很遠,看不到,但仍然會自己發亮。他將自己的感情、生活和專業融為一體。有時社會的價值觀限制了我們思考的機會。像是買名牌就被說奢侈,有錢,炫富,有時候是品味,因為懂哪裡值得。
圖片2
 
「那你覺得怎麼累積自己的品味?」
「訓練自己對美有自覺。」
 
他解釋當喜歡一樣設計,就要試著去了解並提出自己的想法,不是美與醜,或跟著潮流走。當有一天,我們能這樣在咖啡店,很自然的聊著哪個設計師的衣服,哪個品牌最近的新款,那就是台灣設計產業開始有新氣象的時候了。「其實就跟政治一樣啊!三一八學運過後,還有多少人談政治呢?有,但還有段距離就是了。」
 
設計在台灣的多重矛盾,他也不完全悲觀,只是需要更認清某些事實現在無法立即改變,但我們仍可以開始欣賞美,訓練自己對感官的思維,成為個更有質感的人。
「來吧!就先從入手個設計師品牌的包吧!」他透露出試圖想帶領消費者突破框架的眼神,即便對現實有些失望,但仍對設計懷抱理想。他不是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抉擇的人,而是理性的讓兩者兼具在自己的小宇宙中,持續燃燒。
 
訪談過後,本來還在認真思考他所說的話。忽然冒出一句:「你有認識哪些帥哥要介紹給我喔!XDDDDDDDD」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