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一件事是留給別人?

故事房號:040
故事背包客:吳佑鎮
By故事美主人
 
一開始對於他的認識是在國際志工團的例會上,總是露出有點尷尬又沒有歉意的笑容回應團內尚未處理完的事務;而後的認識是一起做一份文學報告,儘管還不到熟悉的程度,他已經可以展現他那「隨性」的一面,很有自己「好阿」風格、夾雜有點崩潰情緒的「抓頭」動作,最後,還差一點點被他「雷」到。只是,當他說完他的故事,除了不可思議與驚呼連連外,看到了這位大男孩自己的一套人生信念,也看到他那比別人樂觀一點點的笑容,是經歷許多事、遇見許多人而有的,還有,兩個多小時的訪談後是如海浪拍打礁石般,不斷地、不斷地重新思考屬於每個人不同的生命意義。
IMAG2035_1[1]
(四年來,十五個大名牌,和數不清的回憶) 

 
伸出手一點也不困難,可以毫不猶豫
如果說,大一、二的生活由帶營隊堆疊而成,一點都不為過。翻著每個營隊所留下來的名牌,說著這是快樂兒童社的活動股,那是清華之愛智光營的美宣股,還有藍天社的生活股,以及學院五日營的總籌等。
「為什麼叫YOKI啊?」我指著名牌問。「有一次和同學在小吃部吃消夜,十二點多吧,有個人突然說他的鑰匙(Key)好像掉進垃圾桶了,只是好像喔,我就開始翻垃圾桶。」認為對方需要幫忙,也覺得自己這麼做是好的,就會毫不猶豫。
 
不問意義的衝動
「同時接四個服務性社團,不累嗎?」我問。很喜歡帶營隊的感覺,能夠服務他人、與人互動,做一些事情讓其他人的生命可能改變,讓生命不太一樣,讓不一樣走進生命,有時候,做的當下不一定要問太多意義,多一點點像是直覺的衝動,未來某天再回頭,或許就會有答案,這是對於他「不問意義的衝動」的註解。
603224_457644490947395_747095815_n
 
一半的力量是媽媽給的
「大二上學期是我最低潮的時候吧!」,他說。一大串的服務性社團、從無到有、建構對學院想像的五日營,光是必修就有二十學分的課業,再加上寒、暑假因為帶營隊而長時間不在家,開始掙扎、懷疑自己。
「永遠記得和同學吃鐵板燒那次,媽媽的一通電話,像是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從小,因為家裡的因素,媽媽總是會說我們和別人沒有不一樣,一直深記媽媽的辛苦,能走到現在,有一半的力量是媽媽給的。過了這麼久,他還是不敢用台語重複那些話,像是再次憶起那些字句的淡淡笑容,談話間的空白,然後輕輕地說,我懂。
 
後來呢,我問。「人生怎麼可以這麼容易就認輸呢?」重新調整自己,改變了自己的作息、做事方式,有時候,我們只是因為處在某個「狀態」而產生質疑,那其實並非真的質疑。從GPA1.58到GPA3.13,打從心底的踏實,也讓他嘗試更多沒做過的事。
 
看到自己可以帶來的不同
「到馬來西亞當國際志工好像把很多一直在做的事結合起來了。」,他說。社區營造與文史典藏是服務的主要內容,透過不斷地訪查、記錄及舉辦文化特展,讓當地居民意識到保存歷史的重要性。對他而言,文字是一種歷史,而歷史有種吸引力,如同對過去與未來的連結。三十九天的務邊的生活,大部分的時間是在訪談與記錄中渡過,「我想知道人生如果只剩下這兩樣,還活不活得下去?」這種「極端式」的人生哲學才足以回答各種疑問,也才能撇除那種因短暫熱血而生的抉擇,而全心全意的投入。今年成為馬團副領隊的他,看到自己可以帶來的不同,繼續改變與影響一些些人,對別人的人生多了一點點意義。
拉灣古打超萌小弟
 
往前走時,自己會去驗證過去的疑問
「自己真得很幸運,還有,要感謝好多人。」不管曾經給予鼓勵或是批評,不管好的、不好的,都成就了現在的他。不要管別人覺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有沒有意義,只要自己認為有意義、當下有意義,或者能為他人帶來改變,就值得努力,還有,往前走時,自己會去驗證,回答過去的疑問,如同大四毅然決然地接任乙未梅竹賽的總籌,完成前一年仍還是籌委的使命,重新定義過去,信仰屬於自己的信念。
「(台)你如果覺得可以就可以,不可以就不可以。」媽媽的這句話,說著自己的決定由自己負責,還有每當夜深人靜時,騙不了自己的聲音。
 
他是吳佑鎮,接下來會學習什麼是「休息」的大男孩。
10548203_824234987587806_7252156067096173094_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