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間的短暫出走,深入了解柏林Poor But Sexy的迷人

故事背包客 鄭育欣 故事房號:041
by 故事心主人
 
剛開學時的第一堂課,我們剛好坐在隔壁,要討論分組的時候自然而然說上了幾句話,只覺得她聲音輕輕柔柔、眼睛瞇成一條線的微笑。「你要跟我一組嗎,但我整個三月都不在喔!」緊接的幾次課都不見她的身影,透過臉書上的照片才發現她在柏林拍下的美景。
 
好不容易進入了四月,她又再次出現在教室裡,我忍不住問她,「你去了柏林喔!?」
「對啊,我去參加了一個柏林洪堡大學開的課程,是關於綠色建築和智慧都市。」
她是鄭育欣,由於上學期修的「文化研究實作:都會史與都市更新理論反思」開啟她都市規劃的關注,老師講了許多關於柏林智慧城市的案例,所以當下看到全球事務處網站上的課程──"Smart and Green City Berlin – A silver bullet for urban technologies and initiatives in prospective metropolises"「實在超~~~興奮,光是看標題就讓我非常想去!」

 
我們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
一想到柏林就想到街道上的sharing car,也就是兩人座車子版的YouBike,「不是每個人有自己的車,而是車子隨時都在被利用,這樣就不會有停車的問題,錢也是直接用手機程式扣款。」育欣接著說,「我那時瞬間想到一句話,證嚴法師提倡器官捐贈而說:『對我們的身體,我們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因為如果我們真的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的話,就能物盡其用。」可不是嗎,對於供我們移動的機器和供我們存活的器官,都只是個過程,何必從頭到尾地擁有。
DSC04661
 
一星期五天的課程,只有禮拜一待在洪堡大學的main building上課,二到五老師帶著他們到處蹓躂認識柏林的角落。「校外教學讓我們實際看到,發現有趣的事物隨時可以提問。常常同學、老師一起用餐,一起聊天,感覺很輕鬆,很棒,真的是『在旅遊中學習』」。
 
漫步在廢棄的飛機跑道上,是什麼感覺?
「Tempelhof是在柏林南部的一個廢棄機場,他在二戰年代是當時非常重要且大型的機場,但由於經營不力等諸多因素,轉型為一個超大公園。」它非常的空曠,空曠到有一次另一個同學手上抱著1500ml的水瓶,被當地人攔下來,「我的狗很渴,因為到下一個廁所太遠了,希望跟您要一點水喝。」育欣模擬著當時的場景:人們在飛機跑道上漫步、小孩溜著滑板車直排輪、放著風箏奔跑著、市民悠閒地野餐,我也似乎能想像Tempelhof遼闊的程度和那愜意的氛圍。育欣隨機訪問了在公園閒晃的人,他們表示:「不希望政府在這塊況地上做太多建設,會使房價上漲,保持現在這樣給市民一個休閒娛樂的空間非常理想。」令我也不禁思考著台灣對於廢棄車站和機場的轉型,是否也能再貼近市民一些。
DSC04925
 
不同的銅板,不同溫度
除了滿街的大片玻璃採光、屋頂上伏著太陽能板且外觀巧妙融入植物的綠建築外,育欣也在柏林觀察當地的「人」。
柏林的街友非常地多,但比起台灣的街友穿戴更為整齊。「記得有一次在一條狹小的街道上,整條街上只有我和一個瘸腳的街友手拿著杯子,嘴裡不知在喃喃自語著什麼。」她當下雖然害怕,還是準備好了零錢匆匆地將銅板投下,便疾行遠離。
 
而下一次遞出銅板時,卻是不同的經驗。Kaiser’s是一家育欣常常進出的超級市場,在入口前總是有位婦女坐在那兒向他微笑,並用英文問她可不可以給她一點錢。每次進入超級市場前,育欣總是以微笑和那位婦女交流,始終沒有掏出錢包。但有一次,她決定在採買完之後走向那位微笑婦女,「那種感覺真的很不一樣,是你真的把錢交到那位婦女的手掌中,而且她會非常感謝你,你還能看到他那開心的表情。」不同於那跛腳的街友,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婦女的微笑讓她覺的整天的心都暖暖的。
 
彷彿各自訴說著自己的故事卻又如此和諧地共存
「這些保留被摧毀或破壞的痕跡,加上現代建築技術,很喜歡柏林許多這種融合新舊的東西。」育欣指著德國議會中的一角,保留著的石牆和一旁的大片玻璃相互輝映,彷彿各自訴說著自己的故事卻又如此和諧地共存。「我非常喜歡柏林在拆掉舊建築後留下小牌子告示的做法。」這些不斷更替的建築或許沒有被歷史課本記錄下來,他們的身影卻會被寫在小牌子上,供後人了解和想像。
hackpad.com_OlPKP07QrRH_p.301852_1429679272210_IMG_3054
 
育欣也向我簡單介紹班上的成員和背景,其實原本預計召募15位學生的課程到最後只有七位同學報名,兩位來自台灣,育欣和另一位學音樂的姐姐、一位來自土耳其,年紀直說是女兒和育欣一般大的的爸爸、來自荷蘭高中畢業即將在幼稚園教英文的女孩……。如此難得的機會,七個人的緣分在三周內一起吃飯,不僅訓練到了外語溝通能力,一起討論外來移民問題、比較自己的國家科學園區地價和輔佐小企業的差別等等議題,更是這趟旅程中最珍貴的意見交換。
 
在柏林的最後一天,她走向地鐵耳邊迴盪著街頭藝人的歌聲,停下腳步,折返,「我要謝謝他給我們好聽的音樂。」於是,這趟和柏林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際遇,就在丟下銅板「框啷」一聲那一剎那,得到了最好的收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