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理工思維,設計思考讓她重新看見「人」

故事背包客  吳映君  故事房號:045      
by  方寸說書人
映君_老玩客 01
身為她大一、大二的室友,時常看見她認真挑燈的背影。除了課業表現亮眼外,她在課外活動也發光發熱,在系上營隊擔任營隊副籌,在舞台上展現優美的舞姿,甚至在咖啡店學會拉花,平日的塗鴉也十分具有張力和意象。不同的層面勾勒出她,清大工科系四年級的吳映君,多才多藝又全力以赴的面貌。

然而,雖然在各方面都表現得可圈可點,她卻在大二下最多事情擠在一塊的時候,開始發現自己對理工本科興致缺缺,「我決定去找一些不一樣的事情來做。」她去修了人文社會類的課程,讓她開始關心與「人」相關的議題,又因為參加清大服務科學所在每年十二月定期舉辦的設計思考工作坊,激發她對設計思考的興趣,並促使她轉而踏入服務科學領域。

從使用者角度出發,設計有意義的活動流程

參與設計思考工作坊,讓映君學到從「使用者」這個全新的角度來看事情,「我發現設計科系同學平常的思維就都是以使用者為出發點,會先觀察,再訂出客群,再來才是發想。不像理工科系的學生只要有一個技術,就會馬上跳到『可以用在哪裡』,集中鑽研新技術的結果,導致要推廣到應用面的時候,可能就會遇到一些困難。」

映君馬上愛上這種新穎視角,開始頻繁參與相關的工作坊,並學習擔任「觀察者」,「我觀察、記錄小組裡的人在活動過程中的反應,然後將結果回報給帶領討論的引導師,協助他們去改善工作坊的流程。」大學生多多少少有帶過營隊的經驗,但是我們曾經想過每個活動背後、或是活動跟活動之間銜接的用意嗎?映君說明,其實每個活動都有它的功能,像是每個活動一開始都會有自我介紹,或許基本,但其實背後的功能其實是希望每個參與者能夠藉由發言,來產生對於團體的歸屬感,進一步促成接下來活動的順利,「如果少了這個流程,那生性比較害羞的人或許接下來都不敢主動講話了,因為他會覺得他不屬於大家。」

這些我們平常沒有注意到的地方,正是設計思考著墨的所在。發現活動背後的功能後,再透過彈性調整活動順序和時間長短,就可以打破傳統營隊僵化的模式,成功達到目標,也提升參與活動的體驗。

設計思考融入生活,引導正向行動能量

除了在工作、活動中之外,映君也將設計思考應用在日常的思考過程當中。焦點討論法(ORID)是映君大力推荐超好用的方法,透過客觀、主觀、詮釋和決定這四個步驟,可以培養理性的思考,並幫助我們面對、解決問題。

映君_ORID

(服科學會「ORID焦點討論工作坊」練習帶領團隊引導)

「我現在都會強迫自己這樣去想事情。舉例來說,我覺得一個人很討厭,我就會去想『為什麼我覺得他很討厭』,就會發現有時候只是因為我心情不好。這是一個思考的脈絡,當我覺得有一件事情很混亂的時候,我就會這樣逼自己去想清楚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因為感覺是很直接的東西,它產生了就是產生了,但是它產生的背後一定有它的原因,所以我會去解讀這個感受是怎麼來的,才有機會產生正向的行動。這是一個很理性的思考方式,我會比較願意去面對。而且它可以說服我,是因為那不是別人叫我去做,而是我自己思考過,也符合我的原則和認知。」

映君更熱情地說這個方法用在訪談也非常好用,因為她的貼心,讓訪談過程中彷彿有一股暖流,流過我的心中。

創想「共同工作空間」,推動校園創新風氣

談到服務科學的精神,映君說:「服務科學就是一群人共同創造一個東西」,現在這個概念也緩緩在我們日常生活周遭發酵、成長,映君舉例,越來越多咖啡廳、首飾店開放讓客人自己動手磨咖啡豆、手作飾品,就是因為「雙向參與、實際去規劃、創作一件事,會讓歸屬感提高,也會更投入在過程裡面,這跟買現成的感覺很不一樣。」

因此,如果校園內也有這樣一個空間,能夠讓每個人都走進來、多向交流,是不是能讓討論不再侷限,甚至激發創意的火花呢?這便是映君在大三下加入清大「創新實驗空間」小組,和團隊夥伴一同創想「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的理念。

「共同工作空間」這個概念起源於美國史丹佛大學,校園內有一塊空間,它允許任何人自由進出,並配備有可滑動的白板、可移動的桌椅等工具,是一個開放、鼓勵人群聚集交流的地方。受到這個概念啟發,映君和夥伴自主開會,討論適合清大的空間定位和設備,並全力跟校方爭取將棄置的學生餐廳四樓作為場地。

映君_Standford

(史丹佛大學共同工作空間)

「在我們的想像中,一個共同工作空間是屬於大家的,而且可以細分成多間小的討論室,分配給不同的客群,像是來來去去的、隨機找人聊天的、小團體討論的。」不過沒有辦法說服校方的原因,就是這種自由交流的風氣還沒有興盛,在校園中很少會有人願意跟全然陌生的人談話。而既然爭取未果,創新實驗空間小組的計畫也只能暫時擱置,但是他們期望建立一個促進人與人交流空間的想法,還在他們心中默默燃燒。

內在動機點燃熱情,看見社會、關心老人

雖然嘗試過很多活動,但是熱情一直是映君堅持的前提,「我要真心覺得這件事很棒,我才願意去做。」曾經參加過專案企劃,接觸到行銷,但是映君說:「如果我不喜歡那個企業的理念,我就不會想幫它行銷。」相較之下,社會企業的概念就跟她的期待在同一個軌道上運行,「社會企業會關注一個社會議題,但是用創新的企業經營模式去改善這個問題。」這打動了關心人、關心社會、但是同時又有創意思維的映君。

大四上修了「社會創業」課程,讓映君將對社企的關注轉化成實際的行動。映君和組員成立「老玩客Let WE Care」組織,致力於改善退休老人家的生活。「他們退休後,沒有工作,子女又在外唸書、工作的情況下,頓時失去生活重心,又同時伴隨生理退化,就很容易開始否定自我價值。」映君的話語中透露出她對老人深刻的了解和關懷。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老玩客在社區推動「作伙來客廳」計畫,想要建立一個讓老人走出家裡、跟別人互動的社交空間。此外,「老TED」分享活動也剛在上個月圓滿結束,給予老人家一個說故事的平台。「當有人聽你說話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被重視、被看見。我想要讓老人藉由說故事,去傳承他的技藝或經驗。而且我覺得他們的故事是吸引人的,因為那是我們沒有體會過的生活。」

映君接著開心地表示:「分享會結束後,很多像我們這個年紀的人都去找老人家聊天,老人家也很開心。我覺得這不僅讓他們有機會分享,而且他們也更有信心了。」當大多數人的目光都聚焦於成功、進步的人物典範,老玩客卻回過頭來將溫柔贈予這群漸漸被時代遺忘的人,支持他們說出自己的故事,讓他們的生活持續精采。

映君_老TED

(「老TED」期間觀眾與講者互動)

在訪談前,她不好意思地說:「我不知道有什麼可以說的耶。」但是在訪談過程中,映君的眼睛閃閃發光、滔滔不絕地說著自己這一年多來在新領域的成長和斬獲,我知道,我面前正坐著一個滿懷豐沛熱情和信心的人,而且她已經準備好繼續像海綿一般吸收、學習,並繼續往前大步邁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