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土地,我多了一份感情」翻山越嶺,醞釀出土地教育夢

故事房號:049
故事背包客:鄭丞崴
by方寸說書人
 

「許多想像起來很困難的事情,只要去做,還是可以完成。」鄭丞崴緩緩地說。

他擔任登山社社長,已經出隊五十次,在山上走跳累積超過一百個日子。但是在升大學前,他認識的世界只由教科書組成,而他也只是個善於駕馭考試的人。

鄭丞崴_卑南東稜 02

拿到了清大生科的入場券,他在升大一那年暑假走出台灣,去到紐西蘭,不只看到絕美的風景,而且也遇到許多背包客,開拓了他的人生視野:「跟他們聊天的過程中,發現他們活得很有理想、很有目標,也讓我開始思考,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回到台灣後,丞崴像是被開啟了熱情開關,開始熱愛爬山,也嘗試沙發衝浪,更替自己設下每年都要出國自助旅行的約定。

「去紐西蘭對我的影響很大,我想要嘗試好多以前沒有嘗試過的事情。」在過程中,丞崴漸漸發現自己對於生長的土地台灣,有一份濃濃的感情,讓他不停地走入山林、走入田野,也在心中醞釀一個最特別的土地教育夢。
 

土地的孩子翻山越嶺,只為尋找家鄉的原生美

上大學後,勇於嚐鮮的丞崴去過紐西蘭、英國和非洲,但是他並不只駐足欣賞外國壯麗的景致,反而選擇回頭看見台灣,探索這塊他土生土長的土地。

「台灣是一個海島,有三分之二都是山和森林,可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沒有去過。因為我登山的緣故,我有很多機會進入中央山脈的核心地帶,去發掘這些台灣山裡面珍貴的寶藏。」丞崴走過日據時期的沙韻古道,遇見山上一場令人驚喜的降雪,站在山稜上看著暖陽冉冉升起,這些經歷都讓他的心靈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靜。

鄭丞崴_卑南東稜 01

(卑南東稜縱走隊)

山,雖然美,但也險象環生,丞崴說:「爬山不只是單純帶著裝備去走一個步道,而是充滿各種挑戰,像是走沒有人走過的路,要靠你的經驗、技術去判斷這條路可不可以走。有很多突發狀況都是在山下無法預料的,在山下雖然準備了很多,食物、裝備、路線都安排好了,可是實際去走,還是會碰到當時不知道的狀況。」

但是無法預料往往也帶來最深刻的印象。

丞崴想起他大三時第一次擔任八天縱走隊的領導,天氣很差,颳風又下雨,一紮營,帳篷不是被吹走就是淹水,最後還是靠著賭一把的心態,才找到一個人煙罕至的谷地落腳。丞崴笑著說:「在山上就像在過苦行僧的生活,要用最有限的資源生存下來。」為了生存,必須努力地去突破一個個難關,就像濃縮了一段人生在短短幾天之內的旅程,不過或許就是因為登山過程是如此難以預料、高潮迭起,才會讓登山者如此著迷吧!

提攜後進,帶更多人看見台灣

從入門的菜鳥到現在認真提攜學弟妹的學長,丞崴的想法是增進學弟妹的能力,也多了一些日後一起爬山的夥伴,「登山非常重視團隊合作,一個厲害的團隊會比一個人有更多機會去探索台灣這塊土地,也可以挑戰更多路線。」為了掌握登山技巧,讓自己具備探索山林的能力,丞崴告訴自己要不斷去學、不斷去爬,更不吝惜將自己學到的技能傾囊相授給後進學弟妹,而不只是把登山社當個社團玩玩而已。

一開始加入登山社只是為了新鮮,沒想到後來卻越爬越認真,現在四個年頭過去了,丞崴已經爬過大大小小的山,而且他還說:「我覺得我一生的興趣就是一直往山裡跑。」這個和山的緣份,一結,就是一輩子。
 

從自身出發,落實不求人的樸門哲學

除了探索台灣的原生美,丞崴也努力想為這塊土地盡一份心。他介紹「樸門哲學」給我認識,它的原名是Permerculture,permer是永續的意思,culture指的則是栽培,連在一起的意思就是我們熟知的永續經營。但是跟有明確訴求的環保運動不同,樸門哲學是一種對生活的設計方法,來達到對環境友善的效果,例如將雨水、洗碗水再利用來沖馬桶,或是讓家居空間通風,就可以不用開冷氣,減少資源的消耗。丞崴說:「這是一種價值觀,當你開始在生活中實踐這種精神,可以影響到家人、家族成員、社區、進而到整個社會,讓關心地球不是只有少數人在做的事情而已。」

丞崴力行樸門哲學的方式是親自種植對土地友善的食材,也就是樸門農法。

在大三的時候,丞崴在清大附近的千甲農場接觸到樸門農法的概念,就愛上了這種關心土地的方式。千甲農場的經營模式是社區支持型農業(Community Support Agriculture),產品不對外販售,如果社區居民支持他們的理念,就定期繳月費,千甲每週便會固定配菜給住戶。丞崴說明:「消費者可以和農夫直接連結,而且他們可以親自到農場看見理念的實踐情形,就會更願意支持下去。」不打口號,不放厥詞,千甲農場只是切切實實地做,讓其他人看見他們的堅持。

「我們也讓居民重新思考土地對他們的價值。」脫離了農業社會,土地在許多人看來只有房地產,土地只能賣掉或是等國家徵收。「但是我們告訴他們這種對待土地的方法,讓他們知道,農業也是可以被看重的。」千甲農場的這群年輕人用手觸摸失聯許久的土壤,也重新接起人和人之間對話的橋梁。
 

不好為人師,而是讓土地當孩子最寬厚的導師

鄭丞崴_老師

(水源國小食農教育)

「我以後想要當生物老師,但不是普通的生物老師,我想結合樸門農法、環境友善的概念,還有我的登山技能,融合成一套我的教育理念和教材。」丞崴堅定地說出自己的夢想。

丞崴去年和幾個清大、竹教大的學生在千甲農場隔壁的水源里租了一間荒廢的三合院,成立「沺源青工作室」,致力於找回邊緣農村中人和土地的價值,並因緣際會以老師的身分進入水源國小,教小朋友種田,以及從土地到餐桌的食農教育。這個契機讓丞崴燃起對教育的熱忱:「可以從小朋友的教育做起,讓樸門理念不再只是說說,也可以和小朋友一起實踐友善的土地價值。」

 

丞崴也感性地說:「現在的教育體制是成績導向,可是如果換成土地,土地其實擁抱所有人,他不會因為你成績不好就放棄你,在土地裡教學,會發現有些人會種植,有些人善於觀察,學生得到自信的地方可以更多元。」

為了達成當老師的夢想,丞崴修了教育學程,想先拿到可以考教師甄試的資格。雖然他並不確定以後是否會走體制內的教學,但至少他已經在前往夢想的路上,踏實地跨出步伐。

 
整個訪談過程中,我可以體會到丞崴對土地的關懷和熱愛,更感受到土地教會他的謙虛和踏實。他把每個腳步扎扎實實地踩在泥土裡,陷下去髒了,也沒關係,他就是山裡的孩子,自然就是他的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