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競賽讓我闖入世界,我將帶領台灣,離世界近一點

故事房號:055
故事背包客:黃郁雯
畢業故事總匯瘋《創創先鋒群》分享者
BY故事美主人
IMAG2187[1] 
「期許自己成為一位T型人才,有專業領域的深度,也有知識面的橫向廣度。」
 
她是黃郁雯,來自交通大學電機系,擁有工程背景的她,也修習工業工程、創新創業、領袖等學程,跨領域的結合讓她成為 2013年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YEF)赴美交流的十七位代表之一,2014年更組隊拿下聯發科通訊發明大賽的第一名。繞了地球一圈,她看見真正的國際觀;將作品商品化之時,她看見台灣還可以加把勁的創業環境。

YEF,發現可以更好的自己
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畫(YEF) 是個長達六個月的比賽,每進級一輪,便會重新與不同隊友組隊,「那時候,大家拿著自己的名片,說著自己的所長。」設計系的負責設計外型、介面,會計系的負責寫財報,而我們負責驗證技術。過程中,不能僅有點子與想法,更好的是直接實做,進一步試試市場水溫、計算成本等,要像是玩真的,她說。
「覺得自己在團隊內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通常是較早發現問題的人,分工不均時,也會居中協調。在 這個團隊 裡,只要你想,可以做的事很多。」
成為十七位代表之一後,由於要與三十幾間企業與學校交流,在一個月的訓練期間必須不斷地開會討論、蒐集資料、練習簡報,每周驗收。「老實說,壓力挺大的,指導我們的副執行長常常乾脆地點出需要改進的地方。」從一開始的一千多人報名 走到現在,身邊的人越來越強,尤其與這十六位很強的人合作,總覺得自己不能落於人後。
1012742_10153484289495156_2040033120_n
十五天的美西與美東,看見不同於我們的國際觀
這十五天,走訪了美西與美東。走在舊金山街頭,可以看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穿衣風格,不會是去模仿某種風格,記得經過創新創業街區的一家腳踏車專賣店,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輪胎、腳踏板、坐墊,再幫你組裝而成,賣的不只是產品,更是客製化服務。有些人還會把廢棄屋或舊倉庫租下來或改造後,一群想發明、想實做的人就搬東西進去做,直接做。「像是史丹佛的對面就是一條創投街,只要把點子寫出來,下課後便可以過街說出自己的點子,並找找願不願意融資的老闆。」
參觀了Google公司,體悟到兩邊的工作風氣的差異性。在這裡,上級指派了一項一周完成的工作,如果 提前完成,工程師會把剩下的時間,找有興趣的工程師討論新的計劃,再呈報給公司,點子是不斷地不斷地丟出來;在台灣,上級指派了一項工作, 如果提前完成,下次的deadline就會縮短,這是台灣工程師的壓力來源,然而 在美國的壓力卻是來自於同儕間的競爭感,會想追上彼此,這也是吸引一流人才的原因。   
到MIT做簡報時,才真正體會到兩邊學生的差異,我們還沒有實做、眼光只放在台灣市場,相對地,MIT的學生是已經開始實做、找技術、找資金,視野也很不同,是在玩真的。
看到柏克萊的學生研究如何降低非洲疫苗的成本、也看到史丹佛的學生研究如何製造低成本的保溫箱,讓更多第三世界國家的人受更好的醫療照顧,又或是藉由以物易物的新貨幣方式, 於越南的社區試驗 ,試圖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他們的國際觀就像是把非洲國家當成自己的鄰居,出發點是讓整個世界變得更好,不會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去嘗試解決,看事情的視野與角度很不一樣。」 
10300439_307295322799522_8772816540502013872_n
台灣的創業風氣,少的是環境
參與聯發科通訊發明大賽後,更了解到台灣其實還沒有追上創業風氣的環境。當時在各界都看好這項新產品很有商品化的機會下,便和許多創投談合作,只是,遇到了兩種情況,第一種投資人會以先觀察、看看賣的狀況如何再決議要不要融資,而另一種是可以先提供幾千萬的資本額,但對方會要求持有百分之六十五 以上的股權。「但往往就是在起步時需要一筆初期的資金,目前的環境容易陷入沒有足夠的資金以至於撐不下去 ,不然就是做起來了,但卻不是你的。」
台灣創業家精神的風氣其實很盛,但企業平均年齡 卻逐年提升 ,很多中、小企業活不過五年。國外的創投分很多種類,也以產業作區分,但台灣 目前的分工不夠精確,涵蓋面太廣,這也與台灣市場還不夠大有關。環境沒跟上來,讓很 多東西做不起來,還有,只把眼光放台灣,市場面太小,是很可惜的。

Jpeg

台灣,可以再靠世界近一點
去年參加了日本商業年會,與各國代表交流,感受到台灣的代表不像其他國家有這類型會議的豐富經驗,能夠一起討論國際議題,在與他們聊天之中理解他們是把地球當地球村在生活,與各地緊密相連,並試圖解決不同國家的問題。
「以前就知道國際化很重要,但真的是到去了才深刻感受到為什麼很重要,台灣離世界還太遙遠,但台灣是很有機會進步的。」
 
爸爸曾希望我能當醫生,只是自己一直沒有很想,總覺得影響力有限。
幾次的國外走訪經驗,讓郁雯學習到國外看待事情、解決問題的角度與方式,也看見了國外的工作環境與模式,未來,不論創業或進大公司努力,只要選擇她擅長的方式,讓台灣再跟世界靠近一點。
「成為企業領導人或透過教育方式的影響力可以更大,如果可以,希望在國外工作幾年,再回來影響台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