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報紙控自學媒體!『讀報訓練思考力,出走培養反思心』

故事房號:058
故事背包客:曹瀚文
畢業故事總匯瘋〈洞察新視野〉分享者
BY 方寸說書人

從小就有便捷的網路可以使用,還有五花八門的電視節目來打發時間,生在這個數位世界,他認識世界的方式卻跟大多數人不一樣。不愛看電視、不愛盯著電腦,每天早晨家裡會去巷口超商買一份報紙,而他翻開報紙的瞬間,也開啟了他認識世界的開關。

他是曹瀚文,他爽朗地表示:「我就是標準的報紙控!我喜歡那種可以慢慢去讀、慢慢去整理一件事的感覺。」

他從報紙字裡行間得知台灣的大小事務,也培養他對文字的興趣,從高中開始投稿到評論專欄,到現在經營個人媒體觀察的專頁,都是報紙給他的養分。

不過瀚文並不甘於當不出門的秀才,閱報數年後,他發現奇怪的是,台灣報紙不缺國內要聞,但是國際新聞卻少得可憐。日復一日枯燥乏味的新聞再也滿足不了好奇心旺盛的瀚文,他決定要走出台灣,看看世界到底長什麼樣子。

曹瀚文_獨照

報紙是認識世界的開端,但他認為「唯有親身走過才能看見這個世界」

雖然決定要親自用腳和眼認識世界,瀚文卻沒有以遊客的身分出走,第一次他去尼泊爾擔任資訊教育志工,第二次則是到菲律賓,用公民記者的角度記錄海燕風災。

少了報紙做為媒介,瀚文發現新聞所描述的跟實際上發生的,往往有好大一段差距。

在尼泊爾時,他發現那邊沒有教育制度,導致很多老師沒有受過訓練、根本不會教,也因此整體知識產能都無法提升,而這些都報紙上沒有談到。在菲律賓時,他目睹賑災的場景,「當地的災民在大太陽下排好隊,四周有很多彩色布條,當地市長拿著大聲公感謝台灣的幫忙和支持,講完後就找來當地耆老,拿一大疊現金開始合照,而且這一團趕完還有另外一團要拍」,這跟報紙上所寫「台灣人愛心送到菲律賓救濟災民,發揮人道精神」的正向、光明相比,真實的情況顯得有些荒謬,會讓人忍不住噗哧笑出來。瀚文篤定地說:「所以才要實際去看世界上發生的事情,才會知道:『喔,原來這個世界長這樣啊!』」
曹瀚文_尼泊爾國際志工

(尼泊爾擔任資訊教育志工)

從好奇大學生到會反思的觀察、記錄者

兩次經驗不僅讓他看見世界真正的風貌,也學會拿捏自己觀看和記錄的角度。

「我還記得那時候要甄選去菲律賓時,來面試的有電視台攝影記者、登山領隊、國際志工專業人員,而我只是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大學生,但是輪到我時我就說:『雖然我沒有媒體實務經驗,但是我可以從大學生的視角看這個世界,並忠實地記錄下來。』結果就被錄取了」,瀚文笑著說。

現在他則已經從一個單純好奇的大學生變成一位會反思的觀察者:「我覺得學會怎麼看待事件,大過於我去採訪的行為。想像你下機後當地媒體一直拍、一直拍,又看到垃圾、白布蓋滿街道,要怎麼克制波動的情緒、馬上沉澱下來,去記錄這件事情?還有,一定要用『宛如人間煉獄』這種台灣媒體很愛的下標方式嗎?我會盡量避免,而是單純把事件的故事性、新聞性呈現出來。這些都是我在這次行動中體會到很重要的事。」

 曹瀚文_菲律賓海燕風災採訪(鍾孝澤攝影)

(菲律賓海燕風災擔任公民記者,鍾孝澤攝影)

 

走出台灣,回頭思考自己能帶給台灣什麼

一開始離開是因為對外界好奇、也是因為對台灣厭倦,種種一念之間的衝動讓瀚文看見其他國度的樣貌,但是回到台灣後,他最念茲在茲卻是台灣本身:「我一直在想我能夠為台灣做些什麼事情,讓其他人來到台灣,也會覺得有值得去看的東西?又或者是換個角度來說,我能夠做什麼事情,讓出走的人,會想要回到台灣、認為自己生活的土地也同樣重要?」

曹瀚文就讀於元智大學,同時也是桃園在地人。他發現許多像他一樣,在這裡生活了二十二年的人,對桃園的想法還是停留在大溪豆干、慈湖和機場這些薄弱的觀光印象,「桃園到底有什麼文化?我覺得一定還有更多。」他決定以桃園為出發點,結合TEDx標榜「傾聽在地故事」的精神,挖掘在地議題,邀請在地講者,籌辦一個專屬於桃園的TEDx元智論壇。

「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瀚文與TEDx元智團隊走訪桃園各地後,發現台灣的歷史都曾在桃園發展脈絡、扎下根基。他細數著自己一步一腳印踩過的桃園土地,從元智校園到內壢、龍岡,散佈著雲南、伊斯蘭和東南亞文化的痕跡,「像是龍岡有一座歷史十分悠久的清真寺,中壢火車站是東南亞移民的集會點,桃園沿岸還有孕育永安、竹圍兩大漁港的珍貴藻礁。桃園其實有很多特別的文化,我們希望帶大家去看這些文化是怎麼碰撞、產生的。」

看到瀚文願意擁抱家鄉,並讓更多人知道這些不為人知的故事,讓我也不禁想,我們真的對我們生長的土地熟悉嗎?又有什麼是我們想到會感動、自豪的地方?一定有,只是我們還不知道而已。
 曹瀚文_TEDxYuanZeU合照
(舉辦於5/16、17的TEDxYuanZeU 映桃園)

 

不願涉入,只願旁觀,想要成為連結點跟點的一條線

「我不喜歡把自己定得很死,希望自己是一枚活棋。」聊到未來方向時,瀚文給了我這樣一個回應。

任職於元智大學電子報、當過世界公民島記者、甚至經營自己的媒體觀察粉絲專頁,我以為他是個記者,但是他不願就這樣替自己定位。「我去報社實習過,發現我不適合跑線、不適合在一個地方蹲點蹲很久,那不是我的style。」媒體領域是他汲取知識的來源、訓練獨立思考的培養皿,不過並不是他的志向所在。不過瀚文倒是藉由當記者,發現自己喜歡從側邊觀看事物,「像我最近很關注新創跟社會企業,但也僅只於關注而已,我不想完全參與在一件事裡面。」

最後他還是給了我一個較明確的答案:「我覺得『溝通』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所以如果要替自己定位的話,我想我是像橋梁的溝通角色吧。」因為交友廣闊,瀚文擁有眾多人脈,因此時常幫忙媒合,像是最近他就忙著介紹社企人才給某些企業認識。

什麼都學、什麼都包或許會有不夠專精的疑慮,但卻是瀚文喜歡的方式。在這個跨領域的快速年代,成為將點跟點相連的一條線,也剛好是最適合他的位置吧!

曹瀚文

 

自學媒體,他給我們的建議

「在這個周遭都是媒體的生活中,你可以給我們任何關於媒體閱聽的建議嗎?」在訪談尾聲,我詢問這位非傳播科系出身的媒體自學生,希望能從他身上學到一些獨立思考的精神。

以身為報紙控為傲的他推薦還是要閱讀報紙,因為可以替思考打基礎:「雖然網路很方便,但是讀報紙還是很重要,因為報紙排版本身已經經過歸納整理,所以可以訓練邏輯思考能力。」

除此之外,他說在面對一件議題時,一定要逼自己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而不是只看主流媒體上提供的主流意見,因為「大家在風頭上時,通常無法理性地去思考,所以我覺得在遇到主流議題時,不要跟著走,如果要跟著走,也要反過來想,為什麼我要跟著走?」

瀚文說他的經驗都是他對自己的實驗,我也期許自己能有他的實驗精神,實驗思想、實驗生活,直到找到自己最喜歡的樣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