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的就是人,很簡單」惟有面對最真實的自己,才能逆光,飛翔

故事房號:063
故事背包客:汪尚柏
畢業故事總匯瘋《旅人內心話》分享者
by 故事矮主人
 
「姊,我和男朋友分手了……。」
前幾天的一大早,他走進姐姐的房間,在她的床上坐了又站,站了又坐,來來回回近一個小時,直到姊姊準備踏出房門時,他終於脫口而出。他怕太過直接,選擇用這句話告訴了她。而這短短的一句話,他卻與自己掙扎奮戰了十年。
 
從國中理解自己喜歡的是男生到現在,他都在準備該如何面對最愛的家人。而當這句話說出口後,他發現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因為真正過不去的,是心中的那個自己。
「惟有面對最脆弱,最真實的自己,才有辦法逆著光,飛翔。」他一開口就堅定的告訴我這句話,這是他對一路上與社會主流觀感背馳時,心中最深處的信仰。
 
他是清大經濟系大四的汪尚柏,頂著名校的光環,現在孰為人知的身分是校內一間「小大。清華夢想廚房」的店長,走在校園裡面,總是能看見他自信走在陽光底下。但光鮮亮麗的背後,他每晚面對的是比起一般大眾都還要更艱辛的感情路。
1040288_659613670768578_1408755141_o

 
如果我能喜歡女生,可不可以比較不辛苦?
「國小在社會的整體價值觀下,我認為我一定是要喜歡女生的。」在班級的撮合下,他真的也喜歡了一位女孩。但不可否認的,他還是對男生的行為舉止很感興趣,只是當時還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直到國中正式的交了女朋友,他才慢慢在與自己對話的過程中,發現了自己喜歡男生的事實。
「其實我沒有很害怕,只是開始習慣去隱藏自己的情感。」
從認識這樣的自己以來,他就認為在「喜歡男生」這件事情,是被大眾認定為邊緣、甚至會讓人產生負面想法的,因此更想透過外在的努力來累積足夠的成就,彌補心中那塊對自己的不自信。「因為有了這些彌補,當我喜歡男生這件事被扣了分後,我還不至於太差。」國中和高中三年,他都不斷地用這樣的方式說服自己。但越是拼命的填補,越想獲得別人的認同,就越是覺得心裡那塊是空的。
「原來,我還無法自信的面對這樣的自己,只因我喜歡的是男生,和主流幹道的人不一樣。」
 
堅持在茫茫人海尋找愛,付出的卻時常在黑暗中石沉大海
在剛上大學時,擁有了一段非常短暫的感情。「我很抱歉,在感情上我還不夠成熟去愛一個人,因為連我都還沒完全過自己心中那一關。」,但這段對他而言,卻是從確認到開始去愛的第一步。在答應對方的時刻,就像是高中三年在黑洞中尋到了那一道光,開始學習如何接受這樣的自己。
 
「但大部分的時候,我的付出就像這樣。」他丟了顆石頭到湖裡,直到它沉下去沒有聲音後說道:「是不會有回應的。」
雖然他總是相信,能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到那一個人,不需要走到所謂的「圈子」裡頭。但大學四年期間與自己情感的掙扎和摸索,每當越是為愛奮不顧身,得到的結果卻越是讓自己滿是傷痕。「要自己喜歡的人,跨越心中那個不論是對自己性別的定位,還是社會的價值觀,都有很大的障礙在。」那是即便為對方赴湯蹈火出生入死,也未必可以改變的。
 
「而這種傷,卻無法與最愛的人分享。」
他默默地說著:「其實你知道我有多羨慕那些,能和父母聊著自己感情事的人嗎?尤其在每次我面對感情最脆弱的時候。」
聽到這段話,我已經止不住的鼻酸。看著他,很能知道這句話的背後,承載著多少個夜晚,獨自在被窩裡偷偷拭去眼淚的時候。
儘管外在的光芒讓他能抬著頭昂首闊步,但當要面對自己時,他誠實地說,還是會覺得自卑,甚至覺得自己很可憐,因為這樣的情感不確定能否讓大眾接受,很多時候,是很孤獨無助的。
1015715_547300775333202_503597237_o
 
我會陪伴家人理解我,直到他們以這樣的我為傲
「我是個面對事情一開始會先逃避的人,直到不得不面對時,才敢去正視他。」大學的感情,讓他試著開始敞開心房與身旁的人分享,從朋友的鼓勵和支持,也讓他慢慢地一塊一塊,將過去只剩空殼的自己,填補。
「那家人呢?」
「父母還不知道,但看到這篇文章,我就要去面對了。」他笑著說,似乎也是透過這個故事,給自己一個不能逃走的理由。
家人,一直都是最困難的那一關。因為,他們是最關心和最愛自己的人。許多人可能在與家人溝通時,會一直認為「為什麼你無法理解我?你不懂我在想什麼?」
但可以明白,當面對自己的兒子喜歡男生這件事情,他們是需要花很多時間去接受這個事實,不論面對他們既定觀念的衝擊,面對親戚朋友的質疑,都是。「所以我更需要陪著他們一起理解我,而不是讓他們獨自承受」。
 
「陪伴?」我試著確認我沒有聽錯,這是許多人與家人溝通上很少聽見的詞。
他試著解釋,就像他決定要到印度交換時,父母是很擔心恐懼的。但他帶著爸媽一起看「三個傻瓜」這部寶來塢的電影,讓他們知道其實在印度會是過著怎樣的生活。而當他們試圖讀懂兒子想傳達的事時,家人,就能成為最強而有力的後盾。就像電影裡有一位很愛野生動物攝影的工程師法罕,一開始爸媽反對到底,認為沒有出息。但最後賣了家中唯一的電腦問了法罕:「這樣幫你買一台相機夠不夠?」
「我知道在家人這關,我還在努力,但我會陪著他們直到有一天,他們能為我這樣的兒子感到無比驕傲。」
 
我愛的是人,就這麼簡單。
現在或許已經比過往開放,可以在公開場合談同志的議題,可以在彩虹大遊行中爭取同志權益。但不免社會還是會為這群人貼上「同性戀」的既定標籤。但他並不想硬是強調自己喜歡男生,他用那雙清澈的眼睛看著我說:「因為我喜歡的就是人,不論是男生或是女生,也不需要去區分。而是我對於你有感覺,我喜歡你,這樣簡單。」
 
他回想起唯一的那次,和喜歡的他走在馬路上,穿梭在熙來襄往的人群裡,就在大庭廣眾下牽著手,隨意的聊著天,是那麼的自然。
「這應該是要那麼自然的,不應該我牽著的是男生不是女生,而被限制了這樣的權利。」他強調著說。但社會的輿論常常壓垮著我們,所以讓我們不敢牽手,不敢擁抱,不敢公開大聲說我有多愛你。
他常常在想,當孩子時我們可以肆無忌憚,可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可以很自在地做自己。但長大後呢?是因為開始聽懂社會在說什麼而讓我們害怕了嗎?
「重點不在於長大,而是我們都忘記我們曾經是個孩子。」他提到知名繪本《小王子》裡他最愛的一句話。這句話也一直提醒著他,遵從著內心的那個真實的我,尤其在快要變成自己不喜歡的人時,告訴自己:「我們心中都有個孩子。」
 
「現在的社會,還是無法那麼簡單吧?」
「其實,當我們想像20年後的此刻,我們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時,就沒有那麼難。」
就像當時黑奴制度問題爆發的美國南北內戰,現在從人權角度來看,理所當然的不認為奴隸制度應該存在,也更不應該對於黑人有種族的歧視。同樣的,當同性戀愛這件事在20年後重新檢視,是不是也很自然的不再分異性戀還是同性戀,而是每個人都有愛人的權利。
 
我已經是相對幸運的人,但還有很多人不是
「你真的很勇敢。但不會害怕嗎?」我試想著這件事一曝光後可能產生的社會輿論,還是忍不住地問。
「我知道我已經是相對幸運的人,現在我能攤在陽光下跟你舒坦的說著這件事,卻很清楚不是每個在這條路上的人都是這樣。」他在社會中被認為是優秀的人,自然身旁朋友知道他是同性戀時,也很能鼓勵跟接受。可是其他人呢?
 
「如果我可以讓現在還在樹蔭下面對同樣經歷的人有勇氣走到陽光下,那我很願意成為能夠給他們力量的人。」
 
這一句話,不知道他是花多少次反覆後下的決定,在當初還坦承有那30%沒有準備好而不斷延後採訪的他,現在卻選擇站出來,只希望能至少讓一個人不用因此躲在黑暗中面對。如果現在的我是他,我有這樣的勇氣嗎?
 
他打破思緒還混亂的我,問了一個問題。「愛的相反不是恨,是什麼?」
他說張愛玲的小說裡寫道:「愛的相反不是恨,而是冷漠。」當我們對於一件事情選擇不關心、不願理解的時候,才是真正失去愛的感受。他很慶幸我們還在一個敢愛敢恨的時代,就算有人罵著台灣的政治黑暗、對於性別平等的不重視、對於同性婚姻的不友善,這些都證明著我們還存在著愛。「所以能在這樣的時代公開說出這件事,已經相對容易許多了。」他側著臉笑著,而臉頰上的酒窩告訴我:「我已經準備好了。」
圖片1
 
他坐在湖上的小船甲版上,把雙腳伸進沁涼的湖裡,早晨的陽光灑在他的身上,即便還是無法避免太陽下的陰影,但他用自適坦然的笑容,說著最脆弱卻又最真實的自己,也是那個現在他喜歡的自己。「如果再重來一次,我還是感謝我喜歡男生。因為需要面對的更多考驗,讓我更能夠有寬厚有擔當的肩膀,卻仍保有著溫柔而堅毅的心。」
 
「這次說出來,就真的完整了我心中的那塊缺了,最後一塊了。」就像他所說的,逆著光又如何?當願意誠實面對心中的那個自己時,也就可以無所顧忌地往前飛了吧!
1476553_635037193226226_998400263_n

這段故事與我的生命歷程緊緊相扣,想聽我分享旅行的故事,6/7 清大大草坪見!
畢業故事總匯瘋-全台畢業生草地分享會

j7QvHt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