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思維下的一點瘋狂,學數學之餘,也努力學著如何過生活

故事房號:072

故事背包客:許景隆

By 故事美主人

 11721741_1098963836855419_1252041332_n

「所以真的有四維、五維空間喔?」他接過紙、筆,便開始畫著X軸、Y軸、Z軸,假設你的眼睛是(x,y,z),加上時間變成(x,y,z,t),就多了一維度,如果能推到N維空間,就能證成……

我還在試著把課堂上學習到與現實生活所遇到之間串連起來,理解後轉化成我們都可以懂的語言。他是許景隆,清大數學系的畢業生,如果把大學四年化為一個平均值,他曾經偏離平均值,也不確定自己該往哪個方向逼近,因為選擇自己所喜歡的或許是條很少人關注的道路,也很少人會懂自己在鑽研什麼,但,這一點也沒有關係,我們總要懂得為自己覺得值得的事而喝采。

她開啟我往外走,學會不同思維的切換

高中是個很愛念書的人,也沒補習,每天下課後就是回家。升上大學前的暑徦,喜歡上了一個女生,她關注許多社會議題,參加一些學校以外的活動,自己雖然有參加社團,但與外面世界的距離是很遙遠的,因此,在因緣際會之下,便一同參與了位在彰化溪州的中科四期的運動-水圳的水如果給了中科使用,便會排擠到農業用水,那次的抗爭才發覺自己接觸的事情好像太少了,對很多事情都不了解,自己應該要多關心,因而,帶著這樣的影響,大學後便不斷地接觸新事物,像是參加讀書會、各類型的演講等,多聽聽別人怎麼說,也參與公共議題的辯論, 這樣的改變在一開始好像有追到她一點什麼。

大二時參加了清華學院舉辦的「向真實世界提問」的跨科際比賽,比賽規則是必須與來自不同領域的人組隊,並針對一個觀察到的議題提出一份企劃書。為了想做的事而做出成果、從無到有的把東西生出來是很開心的,尤其與不同學科訓練的組員一起討論的過程很有趣,看到其他科系講話方式的不一樣,像是討論的用意在於把想法說出來,但不一定要有結論,但對於自己來說所習慣的是因為要得到結論才討論,當時有點衝擊,但兩邊的思維模式都很喜歡。

進級第一輪的比賽後,我們試著要實做出一款app,但我們缺乏實做的能力和經驗,而且漸漸發現自己可以改變的事情很少,不論是寫出app也好,寫出來也不知道可以改變這個世界多少,加上越來越繁重的課業,系上很多同學也都已確立自己的方向,應該更認真鑽研數學,多餘時間再嘗試不同類型的活動。

後來,在跟不同思維的人討論便具備了自由地切換思考方式的能力,能夠理解對方是想直接知道結論還是想透過討論激發不同想法,不過,數學上還是要得到結論,他笑著說。11733454_1098963840188752_390130749_n

學院與系上的比較,找到最舒服的自己

清華學院,希望住宿的同時也能從生活中學習,有各式各樣的探索課程以及不同關懷的小組團體。待在清華學院三年的時間,老實說,儘管參加了許多活動,仍找不太到歸屬感,前兩年,也跟系上不太熟,甚至不熟到見面會尷尬,是決定在學術上下更多功夫後,才慢慢找到歸屬感,參加系隊、待在數學圖書館,相處的時間自然而然變多了。

回過頭看,一路上最特別的事在於不斷比較「學院」和「系上」的自己所處於轉換不同角色之中-在學院,我是個不太講話的人、是個隱角,很多活動因演習課而無法參加,因而和對方慢慢地不熟;在系上,大家總覺得我怎麼老是跑來跑去、又不在數圖,兩個地方的不同評價,甚至連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人都有點搞不清楚了。學院是個感性的地方,遇到事情可以一起坐下來聊聊到半夜,分享彼此觀點,而系上是個思維單純且理性的地方,兩邊都值得學習,而我就在兩者間慢慢磨。

在學院,結交許多數學之外的朋友,知道他們對數學系的想法,減少了自己對於對方的誤解或是輕易地替對方貼上標籤,當然,也曾想過如果從來沒有加入學院會變得怎樣,或許早已立定志向或出國念書;在系上,不用去在意很多事、很自在,就拿穿衣服為例,像是我們就覺得「穿營服不錯耶!很涼阿!」、「穿布鞋有什麼不好嗎?」,有些人覺得數學系的人很怪,大部份時間都沉浸在問題裡,但這也確實是我們所受的訓練。

數學是種藝術,自己有時想得太拖泥帶水,其他人卻能直接切入,發現自己的不足,就會有動力往目標前進,而數學世界所給予我的成就感是別人是看不到的,沒有辦法跟很多人分享。11751061_1099028153515654_1010287384_n

走出課堂外成為大學的主流價值? 

對於大學現狀有些許觀察的他告訴我,我們好像開始很關心跟生活有關的事,像是旅行、志工、社會企業等,只要去翻一翻大眾型雜誌就會看到一些類似的主題,像是「往夢想出走吧!」,主軸看起來都很類似-有個人物、從小的升學制度壓抑自己想做的事、在參加活動而後開啟很不一樣的人生、從此變得不一樣。「整個台灣社會或大學年齡層的主流好像變得不一樣了,相對於大多數人的故事,我所認識的人可能不會在年輕時就被注意,可能默默無聞,這些人可能也比較不會說自己的故事,很有毅力地花很多時間在學術上,不在乎別人眼光,也必須靠自己克服各種困難,對我來說,擁有這樣能力的人是很值得敬佩的,或許這是選擇這條路一開始就應該有的自覺吧!」

「像這樣子努力,勇敢去對抗『主流』價值,或許『出走』是對抗所有社會主流價值,專心學術或專一某件大家不重視的事卻好像已是在對抗大學的整個主流價值。」 

 11759520_1098968416854961_56671697_n

那天,你告訴我,在知道要受訪時,你問自己的第一個問題時:「我Ok嗎?」我走的路既漫長又辛苦且孤獨,大部分的人也不怎麼能理解,這樣的主題可能也不太吸引人,是個值得說的故事嗎? 

但我看到了比誰都堅定的眼神,你已經走在這路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