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商學院,專業和經驗哪個重要?經濟卷姐:「我們在握有資源的階層,更重要的是……」

故事房號:074

故事背包客:鄭琇琪

By 故事矮主人
FullSizeRender
「經濟系卷姐」是她最直接和最快速被人認得的方式,卻也過度單一判決一個人背後真正的個人特質。她不是帶著厚重眼鏡、每天窩在宿舍或苦蹲圖書館的女生,她開朗的無庸置疑,尤其在聽見她大喇喇的笑聲和說話時不自覺手舞足蹈的肢體動作,你能感受到的是,她用對知識渴望的雙眼,傳達著對於學習的態度。
她是鄭琇琪,就讀經濟系,或許她總認為自己是個學商的普通大學生,但她身上帶著的信念,卻是許多商學院學生可能忽略的部分。
 

外務再多,也不允許自己沒有專業能力。然而,卷姐也不等於擁有專業。
她最崩潰的是大二二十五學分、接了社團幹部、和男朋友遠距離戀愛、還有各種打工,行事曆打開,沒有任何縫隙。但她還是在四年中拿了好幾次的書卷獎。      
「外務太多不應該是翹課的理由,越忙我會逼自己上課就要聽懂。每天回到宿舍也要有效率念一到兩小時的書。」但她也不是神,還是會有失衡的時候。考前唸到凌晨四五點也是常有的事,身體搞壞到讓父母擔心的要死,有一次她還在宿舍崩潰大哭。「但又能怎樣?讀不完還是要繼續讀!」
她笑說自己「沒種」放下課業,但她認真的說:「如果這就是你有興趣的事,念好專業能力就是自己的本分。」
即使在校成績亮眼,她明白現在學的東西各自獨立,無法把知識串聯起來。「學習,要有一個基模,能把自己一生所學,累積成自己的知識系統。」
這也是她持續念研究所的原因,她承認大學四年來自己握有的專業知識根本不夠,GPA 4.0 以上不代表什麼,重要的是希望再給自己兩年讀研究所,把真正的專業建立起來,能夠把不同科目串聯在一個系統下討論,也包括在時事上的應用、解讀。
她大三時,主動和經濟系教授每週討論《經濟學人》雜誌,她坦承雖然壓力很大,每週唸完都要提出自己的觀點和教授分享,但仍維持超過一年的時間。她逼自己要把專業和時事連結在一起,定期追蹤各國的經濟動態,有時才發現:「總體經濟學學的公式,原來可以解釋希臘的紓困政策。」
 
「但我知道實務經驗非常重要,是一個讓自己更快速學會運用專業的方式。」
 
我以為愛上會計,也會愛會計師的工作,其實並不是。
她大一修完初級會計,發現是她真的很喜歡的領域。當時甚至一廂情願想讀會計研究所,所以希望在大三寒假可以找到實習機會,確認是不是自己往後想走的方向。寒假找實習相對困難,非常多管道都碰壁,後來找到中級會計老師,剛好是資誠會計事務所的合夥人。
順利在老師推薦下進入會計事務所實習,但她進去後才發現:「我喜歡會計,但會計這個工作不是我想要的。」一進去一整天就是面對電腦、財務報表和各種統計數據,「我無法不跟人講話啊!太痛苦了!」。她仍相信喜歡會計這件事情,對未來不論在哪個領域都是很有幫助,但至少這次透過嘗試,她知道在會計事務所工作不是她要的。
 
暑假她決定轉換跑道,到 「薰衣草森林」實習,主要執行顧客旅程體驗專案,這對她來說是全新的領域。工作內容要了解為什麼有人願意特地大老遠來到位置偏僻的「薰衣草森林」,幫公司更了解客人想要什麼。有時訪談,有時當神秘客,她發現自己可以沒有障礙的和客人聊到天南地北,也很享受在工作的過程之中。「以後還不知道要做什麼,但工作會往能跟人互動的方向發展!」她回味起在薰衣草森林兩個月的過程,是她想像中自己喜歡的工作方式。
 
「喜歡某個領域跟喜歡這個工作其實是兩回事,只有嘗試了才知道。」最後她選擇推甄台大國企所,還在嘗試之中。因為大學期間都在各個領域摸索,她很佩服讀完大學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人,但她仍認為摸索過程很好玩,可以了解各個產業的系統,像是薰衣草森林就讓她知道休閒和觀光產業的發展。
 
設定四次出國目標,給自己接觸四種不同領域的機會。
大學之前從來沒有出過國,因為家裡沒辦法支付她出國的費用。但上了大學,除了課業與工作經驗累積之外,她也每年設定自己一個出國的目標,逼自己在各種文化環境下接觸不同的衝擊。家人說:「想出國,就靠自己。」
(世界模擬聯合國與三位哈佛主席合照) 
 
大學四年她完成出國四次的目標,除了把握申請各種計畫的補助,到中國兩次、南韓、馬來西亞,以不同的形式例如志工、暑期交換和參與世界模擬聯合國會議等等,其餘支出都是靠自己打工賺來的錢。
「其實並不是一味想出國,而是這些都跟經濟系所學很不相同,我想在還沒確定方向前,有多元的嘗試。」
但她也坦承,一路上能有這麼多機會,真的是自己處在教育體制下很幸運的環節。學校提供很多資源,才能讓她可以以自身能力,換取走往世界的門票。「既然我們如此幸運,就更有責任回饋社會。」
 
我們是如此幸運,更該思考能多做什麼。
在大學以前的她都是專注在自己的課業上,書念得好就好。但卻是在第一次到中國時做支援教育,讓她明白自己有能力為社會多做些什麼。
第一次,感觸最深是到河北省做支援教育,她說。
支教教導天文
那時她準備要和孩子們分享如何看星象,當地完全沒有光害,每日天空滿佈星斗,但學校並不重視天文學,這相當可惜。曾經是天文社的她,就到當地講星座故事,希望透過天馬行空的希臘故事,也能啟發當地學生的想像力。
「你們有看過天上的星星嗎?那你們知道自己是什麼星座嗎?」小朋友的反應給她很大的鼓勵,那是她第一次站在台上當老師,她永遠不會忘記當好幾雙著圓滾滾的眼睛看著自己的畫面,那是帶給她以後做很多事情很大的力量。
離開前,她們留下四季星空的圖片給學校,孩子們像寶物般的珍惜著,還交給班上的委員(類似台灣的風紀股長)保管。因為這件事,讓她回台後決定回到家鄉 台中市私立鎮瀾兒童家園 當志工,和家鄉的小朋友分享自己出國的經驗。而現在,也以團長的角色,即將帶領馬來西亞國際志工團到當地協助整理「實兆遠」的文史典藏。
「有些人說等到 50 歲事業有成再回饋社會,但其實回饋社會並沒有很困難。」她毫不猶豫地說。她本來也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做什麼,但放假回到家鄉,會到社會福利機構和單親的小孩說說故事、分享自己的經驗,她意識到:「至少多一個人的想法改變、知道自己是有機會的,或有任何問題可以找到我幫忙,都是一種很棒的方式。」
 
在她身上,看到的是一貫對事情「從不馬虎」的態度。我們說要玩得瘋狂,她可是用盡全力;我們說要讀到發荒,她也不遺餘力;我們說愛到轟轟烈烈,她和男友遠距離談了整整四年的戀愛。帶著「卷姐」的光環,她還是憂慮自己專業不足,手上拿著每次踏出國的機票,她想的是自己能不能為社會做的更多。
 
專業和經驗,對商學院來說,哪個重要?我想,身為未來要走商界的人來說,我們的確在一個極大的環境體制下競爭,那種激烈,是必須自己越發爭取,才有機會被看見;那種殘酷,是必須越懂得商界的規則和運行,才得以生存。但我們在教人怎麼賺大錢、怎麼協助公司達到利益最大化時,我們可以記得的是,我們如此幸運的在擁有資源的階層,也別忘了我們能做的事。
 
我想這真的不單單只是靠所得稅將財務重分配這般簡單的道理,「而是當取之於社會越多,我們就越有責任回之於社會。」
個人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