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農夫,用文字耕耘,用影像播種,創辦在地雜誌《風起 Uprisings》

故事房號:076
故事背包客:林駿騰
By 皮陀說書人
10587178_10204721901276207_1370450283_o
燥熱難耐的陽光在圖書館外頭喧囂,我提早到了圖書館,採訪開始前,他簡單的向我寒暄幾句便低頭做自己的事,多數是專注的安靜,偶爾會推推眼鏡。當我們切入採訪的正題時,他對於社會現況獨到的看法和關心,讓我知道,或許他的安靜,是來自他腦袋內許多想法正高速運轉著。

我望著安穩地躺在背包中的學生雜誌風起二刊,他是《風起 Uprisings》地方雜誌創辦人 – 林駿騰。

農夫生活簡直比坐在辦公室打字好太多了!

喜歡走在飽含土壤清香的鄉間小路上,喜歡少了都市喧囂的寧靜、帶著微風耳語般的呢喃,他說自己不太像一個標準的清大生,應該比較接近農夫。曾經在千甲有機農場實習,喜歡在外面弄除草機、曬太陽、早起、流汗的生活,駿騰一改嚴肅的表情,露出採訪中難得的笑容,他坦言:「這簡直比坐在辦公室打字好太多了!」
他說對周遭環境的敏感度,是來自從事電器業的家庭給的契機。

升上國二的林駿騰開始幫忙家裡的工作,時常必須踏出自己所熟悉的縣市,跑遍各鄉里為客戶裝冷氣;那些地方經常是沒有高樓大廈的鄉下,只有泥土加入稻草攪和後、用塊狀的土角做為牆垣的土角厝,只有因為飼養農村家禽而獨有的氣味,只有稻浪翻動的廣陌平原…這些土地上飽滿而豐富的記憶深深影響了自己,培育了關心島嶼土地的厚實情感。

1003156_512878192128356_1723979865_n

慢走旅行,開啟與鄉村的浪漫對話

上了大學,來到了新竹,因為自己的習慣開始親近新竹的土地,依循自己對環境的敏感度,發現新竹跟原生的家鄉很不一樣:新竹市是一個大都市,天際線被圍了起來,人都被關在高樓大廈所建構的狹小空間,但來到新竹縣,步調變得慢與放鬆,他便開始在新竹縣各地,尋找所懷念與關心的景象,一如千甲、朝山、那魯灣,那些被都市遺忘,卻涵蓋原始記憶的動人風景。
曾經加入校園中的浪漫引導員,提倡旅行不該是到觀光景點拍照打卡,應該更慢一些,藉由慢走的活動,把旅行的定義放在見到當地的什麼,重新去界定「人與環境的關係」,並試著讓旅行多一些空白,幫助自己在旅行中思考事情,去更親近我們熟知的土地與歷史。

他說自己偏好走鄉村路線,然後仔細觀察容易被忽略的小角落。曾經從新竹慢走到南庄,進行兩天一夜的步行之旅,因為必須要去搭便車,不可避免的在這場流浪中,必須要與他人接觸,而在不斷與環境和人的對話中,會清楚自己要甚麼,將要前往何處。

林駿騰私人推薦廟宇是一個很棒的地方,他認為有時候透過宗教,反而會更清楚地方的特質,知道地方的文化從何而來? 為何信仰? 如何成為地方人的生活重心? 而且廟方人員通常都很清楚在地的文化,能夠清楚說明當地及廟宇的歷史,並推薦值得參訪和了解的地點。旅行不再是靠著部落客的爬文,或是幾顆星的推薦,而是由在地人出發,讓生命去影響生命,啟程更多地方的故事與關懷。

421143_3558697894922_1868331482_n

筆耕不輟,用文字耕耘,用影像紀實,風已悄然吹過島嶼的土地

在學運後,回到千甲和朋友討論議題,他發現主流資訊和千甲資訊的差異是如此之大,而資訊不對等的問題和文化差別,是目前台灣各族群和底層與主流之間無法順暢交流的原因。

「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用書寫的方式來關心社會,讓地方的資訊透過文字交流,讓地方的聲音被聽見,避免地方成為財團都更下的犧牲品。」那一天起,創辦學生雜誌的想法悄悄的在他心中萌芽,或許一如雜誌定案的名稱,「風起」,風悄然的以看不見的形式蔓延吹送,卻輕拂過島嶼上的每一寸土地,也輕拂過每一個立於土地上意氣風發的青年們。

風起關心的對象主要是底層客家人、外籍漁工、獨居老人,搬來新竹二十年的都市原住民。

當我詢問:「為何是這群人呢?」林駿騰說是出自國中時期看到很多的客戶,出於對同階級人的關心。他請我們回到底層去思考,這些人都是社會環環相扣的零件,存在他們獨有的生活方式,但卻不被主流社會所理解,甚至主流社會對他們抱持主觀的偏見,直到他們因為工資低、生活環境不佳,而衍伸出瘧疾、肺結核等疾病或相當嚴重的狀況、成為眾人關心的議題時,才被政府用敷衍的態度去關心。他說到這裡難掩氣憤的情緒,但仍保持平穩的語調告訴我們:「這些族群是被政府拋下的一群人,即使如此,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工人還是逼不得以得要去工作。」

「風起」,就是要成為為他們發聲的媒介,讓社會去重新去看見他們的需求,和傾聽他們的聲音,因為這些人不是別人,是一起生活在這片島嶼上的家人。

11334100_577313622408287_1834746007439703905_o

大學不能關起來做研究,我們來寫地方誌

他說台灣有豐富的文化資源,但卻不被珍視,林駿騰拋出了幾個問題,比如說為什麼語言可以融合中美日韓,就沒有辦法與其他在地的語言融合? 為甚麼一定要寫中文,不能用泰雅語書寫? 同樣都是島嶼上共存的文化,但「國語」似乎才算入流的說話方式。

他相信大學生,不能關起來做研究,要更能關心周遭與群眾,創辦學生雜誌風起,就是要讓文化透過在地創作、在地再生產生自我價值,透過大家來寫地方誌的概念,不一定要用中文,以在地的語言,寫自己關心的故事,比如說歌謠就是很棒的創作。

用最少的資源,做最多的事

風即使承載著動人的故事,卻仍要經歷荒涼磽薄的大地,才能到達開滿鮮花的河谷。林駿騰誠實的向我們表明如果撰寫的內容越貼近在地文化,面對主流文化與在地文化的落差,可能難以激起閱聽眾的興趣,所以風起希望透過文字,不斷嘗試,企圖為在地文化找到與主流社會的接合點,讓其他人也能夠看見在地的美麗與價值。

他也坦承,在雜誌草創初期,連續兩個月在各大地點放置雜誌,免費供民眾取閱,沒有任何的利潤,還要每個月負擔高額的印刷費,再加上因為書寫在地文化的文字紀錄與企業營利的特質不相合,很難募得足夠的資金,但這些困境似乎沒有阻撓他做風起雜誌的熱情,他最後語氣堅定的告訴我們「所以要用最少的資源,做最多的事。」

皮陀也想說說話:

皮陀因為課程關係跟風起雜誌有很密切的接觸,加入他們平常與社區發展中心的互動、和新竹大煙囪和寡婦樓的文化保存實地探訪、也有去拍攝風起截稿前的討論會,說起來只是在旁邊跟活動就覺得累得要命,更何況是在風起工作的夥伴們?(汗顏)在這段期間,我發現風起每一個人都對自己在做的事情充滿熱情,截稿前透過交互看文章去修正撰寫者沒看見的盲點,有點接近閱聽者的角色去重新審查文章,而且平常跟社區接觸不是說去參加而已,而是會與當地討論發展和改進的空間。現在已經變成定期看風起文章的小迷妹了哈哈~~

風起Uprisings FB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uprisings.hsinchu?fref=ts

風起Uprisings網站:http://www.uprisings.com.tw/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