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技職轉跨大學,我以「瘋狂」活出無憾人生

故事房號:077
故事背包客:蘇冠宇
By 異國說書人
 

「如果我不曾走過這一遍

生命中還有多少苦和甜美」

              ——五月天《生命中有一種絕對》
 
在你的朋友圈中是否有那麼一個人,當你想做一些瘋狂的事情時,他總會願意奉陪。只要有機會可以嘗試新事物,他就會狠狠地把它抓住。如果每個人生命中真的有一種絕對,我想屬於他的絕對就是希望自己可以永遠保持一顆願意為自己瘋狂的心。蘇冠宇,Rock Su,清華大學經濟系畢業,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什麼都敢嘗試,一個肯用身體去印證想法真偽的男生。
 

跳溪、快閃、自拍對嘴唱歌影片、在結冰的湖上亂跑亂跳、混著雪吃Oreo、不顧一切地淋雨……任何你想到的奇怪事,他都可能已經做過。在野外的溪邊,從近五層樓高的岩石一躍而下,是他做過最瘋狂的事情之一。「當時只是覺得水的深度足以接住自己,就決定跳了。」很多時候衡量過事情的安全後,就把握當下的機會去嘗試。這就是他的性格,喜歡不斷地挑戰,深信很多事情只有自身體會過,才會發現跟想像中不一樣。

1

我想要的不是技術型人生,而是多元的大學生活

「路不對,那就轉彎吧,我並不想把自己限制在某個框架之下。」
 
大二從臺北商業技術學院會計系轉學到清大,Rock坦承自己不想被技職體系的那種「教你什麼你就做什麼」的學習方式困住。那時候,從國中升到技術學院,原因是自己某些科目成績不好,繼續唸上去也可能無法讀自己理想的大學。技術學院的課程需要修讀五年,另外加兩年的二技學程,總覺得一直在技職的教育體制下打轉,沒有適合自己開創性思想的活躍空間。所以在第三年的某刻,突然決定自己不要被這樣的學習環境困住。
 
轉學來清大,最主要是因為想過充實的生活,不想沒事就一直呆在宿舍。他認為技術學院偏向應用型,畢業後的路一般都會被安排好,這不是他渴望的大學生活。「那邊會教你學會一件事,拿著那項技能出去就可以直接上班了。能夠銜接工作是很好的事情,但是缺少大學的成分,只像是一個輔導就業的學校。」
 

他笑著說考轉學考應該是自己最認真對待學業的時段。從技術學院轉學到大學,比一般的大學轉學考難。技術學院沒有開放語文課程,而這些卻是轉學考指定的基本科目,這對五年以來沒有接觸相關課程的他而言頗為吃力。準備考試期間,他常會跟自己對話,思考如何有效分配時間,覺得辛苦或難過時,就跟自己說可以撐過去,也學習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事情上。那時候,去一些大學的校園走走逛逛,體驗一下那種轉學前沒體驗過的「大學」,然後給自己一些衝勁與動力再繼續向前進。

2

加入啦啦隊,給別人打氣,也是為自己打氣

原以為面對完考試的壓力,成功轉學後就能好好享受真正想過的大學生活,但接下來的又是另外一項挑戰。
 
因為自己進清大的時候是大二,系上的人在大一時透過迎新、宿營、耶誕舞會等系上活動建立了一定的感情基礎。Rock少了這些彼此熟識的機會,相對的比較難融入群體,卻也積極的參與之後的其他活動,不想錯過可以在系上結交到好朋友的機會。而參加學校其他活動也是讓自己融入新環境的方法,來到清大他決定什麼都嘗試一下。其中啦啦隊是他記憶最深刻的社團,從大二加入啦啦隊,就再也沒離開過。
 
把別人的生命承托在手中,需要的是一份很深刻的信任,再把這份珍貴的信任拋向空中和安全著地,就能為觀眾和自己帶來勇氣和鼓勵。這是他喜歡啦啦隊的原因,極具挑戰性的同時,也可以與他人建立一份互相信賴的感情。加入初期,他也很害怕失手而覺得壓力很大,但時間久了,就告訴自己其實是可以做到的。
 
「我是一個『會發瘋的人』,啦啦隊能夠讓自己在清大發瘋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例如我可以在訓練的時候滾來滾去,自由展現瘋狂的一面。」一方面很配合自己的個性,認識一群志同道合的隊友,願意陪自己瘋;另一方面,每週三、四天的密集訓練,與隊員間長時間的相處之下,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感覺就好像自己加入了「啦啦隊系」。
 

從決定轉學,到調適在新學校的心態,過程中遇過低潮、質疑,但通常不會持續很久。一路上支撐自己的,是瘋狂、樂觀的生活態度,長期低潮只會失去更多。

3

到另一個國度交換人生:依然貪玩,卻更懂得規劃人生

轉學後,Rock的心臟強度變得比很多人大,更加不害怕新嘗試。而大三那年去北京清大交換、到當地的科技公司實習,使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和成長。
 

在台灣,清大可能已經算是很好的大學,去到北京Rock發現,世界還有更厲害的地方和人。不僅在學業方面,其他方面他們也出色:一般社交、未來生活規劃、談話的深度都和台灣大學生很不一樣。他們想得比較遠,大學期間或畢業之後,會嘗試挑戰在那個年齡層一般不會選擇或者不可能做到的事,例如在學期間撰寫專業期刊的論文、應徵跨國大公司正職、畢業之後直接問鼎知名企業的高級幹部等,覺得自己有能力可以做到,就會嘗試去做。

從這些同學身上,他得到很大的啟示,以前可能在學業的規劃沒有很長遠,交換後知道什麼事情應該去做。本來沒有計劃唸研究所,在交換的過程中聽到前輩朋友的分析,並在審慎的規劃後,決定修讀企業管理相關的研究所,因為是自己真正喜歡的領域,也想增進自己在專業能力上更精實的技能,所以決定要繼續升學、提升自己的價值。

4

經過一段時間的熟悉後,本以為自己已經見識到北京的整體面貌,沒想到在一次公司的印度同事邀約之下參加了一趟不一樣的旅行,發現了北京另一個特別的面貌。那天,三人攜帶了所有裝備:帳篷、木炭、火柴和簡單的食物,毅然踏進北京郊區的山中。每個人背著近15公斤左右的行李及裝備,在北京郊區的雲蒙山內過上了一夜。食物的部分他們自己烹煮,住的部分由自己搭建。最刺激的莫過於深夜睡覺時遇見的野生動物咆哮聲,不清楚也不確定那是什麼動物,但就是在熟睡時突然被一些動物的鳴聲所吵醒,當下四人在帳篷裡被一股緊張的氣氛圍繞。

其實,也沒有所謂的瘋狂

大學四年裡,Rock還當過宿舍副齋長、拍微電影、考救生員執照,就像一顆瘋狂滾動的石頭,沒有一刻願意停下來。曾到美國暑期留學,也曾作為寄宿家庭接待外國朋友,他認為亞洲人大部分都很保守。其實很多別人覺得瘋狂的事情,他覺得是處於合理的範圍,所以沒有很瘋狂。

5

對於未來的自己,他希望生活不要變得呆板,以後自己還是可以很瘋,繼續做跟別人不一樣的事情,從新的方向生活。如果過得很普通,每個人則會過著模板人生,失去屬於自己的特色。瘋狂一點,反倒會遇到好玩的事情和新機會。「在大學,能嘗試就嘗試,有時候家人也會有些小抱怨,不過他們沒有給予我很大的壓力,只希望我能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以往每年母親節親手寫卡片給媽媽的Rock上大學後少了很多跟家人相處的時間,他覺得很可惜。
 
「那你會覺得自己擁有太多卻不夠深刻嗎?」對我而言,曾經經歷過一段這樣的時光,人生不停地轉動,卻沒有特別值得記住的點。眼前這個男生跟我說,他很努力地把人生裡每件事情都變得印象深刻、有趣。
 

「當我看見那個人會想到曾經跟他做過最好玩的一件事情是什麼。」這也許就是他願意陪朋友做瘋狂的事的原因,當看見某個啦啦隊朋友就會想起和他一起參加過某段精彩表演後的豐富成就感;看見某個國中老朋友就會想到曾一起做過的荒唐又刺激的事情,每個出現在他生命中的大小人物都有著特別的故事,對他而言,朋友是最美的風景。

6

很多時候我們覺得迷惘是因為缺乏一件真正喜歡的事情,也許就是需要一種可以為自己而嘗試各種新鮮事物的絕對,慢慢尋找自己要走的方向,感覺對了就轉彎,未來才會多一點清晰,少一點因後悔而留下的遺憾。
 

「欸哇軋力共,我決定要環島,過幾天就出發。」不久前的某個凌晨他突然說自己要在當兵前一個人騎機車環島。就這樣,剛從出走異國回來的他又出發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