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畢又怎樣!握緊鼓棒玩音樂,我的生涯自己定義

故事房號:078
故事背包客:施順瀚
By 廖小強說書人
 1
緊握著手中的鼓棒,音樂在他的手中彷彿有了生命,每一個拍點訴說著字句,靠著每分每秒的震動講述著故事。有時拿著木箱鼓伴隨著吉他聲響、有時帶著打擊樂團與管弦樂合作、也曾拍打非洲鼓與合唱團演奏出美妙的音樂。
 

他是施順瀚,音樂在他的生命中不只是個興趣,更是與人對話的媒介。在清華有十個音樂性社團,曾與其中七個有合作經驗,更一度讓其中五個同台演出。看似雄厚的外表、演奏著重擊的樂器,內心卻是十分感性,有著圓潤的個性,最重視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正因為彼此的情誼,才能堅持自我走下去。

然而社團過於忙碌,導致因學業不佳休學一學期,產生延畢的狀況。但他並不因此氣餒,更在大五時探索未來方向。

音樂串聯關係連結,打擊敲出繽紛樂曲

打擊樂不只是鼓,更有木琴、沙鈴…等等樂器,順瀚八歲時接觸打擊樂,國中就讀管樂班主修打擊,每個打擊樂器帶有不同的音色,深深吸引著他。大一新生訓練時,在大禮堂聽見合唱團校歌教唱的演出,受到音樂的歌聲而感動,加入了清華合唱團。
 
進到社團內除了歌唱的技巧學習,發現自己的打擊能力也可以在演出中活用,因此開始加深練習。更在合唱團「悲慘世界」的音樂劇中扮演打擊樂團的重要角色,同時掌握爵士鼓、定音鼓、木琴,以及處理打擊樂器的編曲,這場演出讓順瀚嶄露頭角,管樂、弦樂社、甚至交大的音樂性社團紛紛找他合作,更有人開始稱呼他為「老師」!
 

「音樂讓我感到快樂,更也帶給人正面的力量。」逐漸跨及不同的音樂性社團,認識不同的朋友,開始接觸不同的樂器。在音樂的演奏時,可以抒發自己的情緒,除此之外還可以透過旋律及音符,將喜悅帶給共同合作的樂手、甚至聆聽的觀眾,成為一個可以幫助他人的媒介。

2

當社團撞上課業,背後損失的代價

除了音樂性社團,順瀚在大學二年級擔任校友會會長,上學期的巧克力傳情活動,身負會長的責任以及關心幹部的課業狀況,選擇獨自在期末時承擔活動收尾;同時身為合唱團幹部,處理合唱團的事物,體力與精神的雙面消耗下,沒辦法多花心思準備課業,期末考結束後不敢面對結果。
 

「原本一直跟家人說『不要擔心』,但他們看到成績單的時候,說了一句『知道嗎?你讓我很失望。』」彷彿感受到家人用憤怒、憂慮的眼神訴說著這句話。

 
言語背後對於孩子在學校課業的期待,轉為看到成績單的失落,表情深深烙印順瀚的在腦海中。當下想要解釋狀況,渴望父母能了解他在社團的所學是何等珍貴,然而他們不願意多聽原因,任何的話語都像是藉口,任何溝通都無法說進心坎,在家人眼中早已不在擁有一絲信任,只留下了一句「你能不能保證不要再犯?」
 

但下學期遇上合唱團「悲慘世界」的音樂劇演出,順瀚擔任打擊的重要角色,花費許多心思在演出,最後接連收到期中預警,決定休學一學期。在父母的眼中,順瀚做很多事情在絆住自己,花很多時間在非課業上,學到的東西對於未來不切實際;然而對他而言,當下感受到就想要盡力紀錄、更去參與、改善一些事情。

 
「我努力說服,告訴他們『我理解他們的觀點』,進而嘗試讓他們認同我所做的事情。」順瀚帶著穩重的口吻說。
 

一再的溝通,總是產生摩擦,其實都知道彼此對於對方的關心及關懷,順瀚願意承擔自己的過錯感到抱歉,也理解他們的失望,期望家人能聆聽自己的對話。但對方拒絕溝通之下,只能明白告訴他們「我真的很難過」,表達自己的情緒。


家人渴望順瀚可以順利完成學業、少花時間在社團活動上;順瀚希望家人能理解他在社團活動的熱情及學習,並且也會盡力維持課業成績。然而雙方急於讓對方認同時,往往會過於執著而忘記聆聽。溝通過程中仍會發生衝突,曾經掛電話、生氣到拍桌子,對家人而言,似乎要用更嚴厲的口吻才能讓他聽進去;順瀚知道,家人的作為是出自於對自己的關心及擔憂,他能做的是透過友善、合理的溝通方式,找到彼此可以接受的範圍,用時間證明自我價值,讓雙方接納對方的想法。

 3

延畢造就挫折,將自卑轉為能量,跌倒了再站起來!

由於休學的關係,必須讀到大五才能畢業。在大四那年看見身旁的朋友拍著畢業照、出發畢業旅行,心中帶著羨慕的情緒,他一度輾轉焦慮,思考是否參與。面對自己的身分感到自卑,畢竟自己並不是一位畢業生。
 
「那你就真的不跟我們合照了嗎?」聽到同屆好友的一句話,如果不參與,像是回憶中缺少了一絲痕跡,往後回想起來一定會後悔不已。他選擇面對現實,即使自己並不是一位準畢業生,與朋友拍著畢業照,與同屆的朋友共同經歷大四的畢業季,留下美好的回憶,並面對自己,走入大五的生活。
 

大學的第五年,除了補齊先前的學分,也多花時間挖掘自己的未來發展。一方面對於動機系領域深入研究,了解自己的定位;另一方面持續接觸打擊樂,勤加練習。回憶大學的生活,當自己情緒低潮時,音樂總是帶給他力量,從低潮往上爬升,因此順瀚也希望透過音樂來幫助更多人。多出來的第五年大學生活,把握每分每秒的時間,挖掘、探索自己的可能性,正因為曾經挫折過,更懂得把握時間。

 4
順瀚順利於今年畢業,長時間與家人溝通,過程中偶有波折,但也讓他們看見對於人生的規劃,至今感到放心,對順瀚的課業感到釋懷,也願意讓他走出自己的未來。雖然大四的畢業典禮,家人不認同未到場;這一次畢業典禮,順瀚以畢業生的身分參與,家人開心地到場,畫下在清華的樂曲結尾。
 

用打擊樂敲出屬於自己的未來

未來順瀚將以儲備幹部的身分在功學社樂器工作。功學社,是一間以樂器製造為主的公司,可以接觸樂器的製造設計、產品的行銷、甚至音樂演奏。恰好結合學業及興趣:課業的機械、社團與人溝通的能力、打擊樂的音樂技能。
 
「事情不斷的發生,所學的技能一直帶在自己身上。所獲得的能力,或許哪一天就會發揮作用!」他抱持著這樣的信念,在大學五年中相信自己的理念,認同自己的價值。
 
「如果拿順利畢業換取社團經驗呢?」我好奇的詢問。

「當然不要!」順瀚毫無遲疑的回答,對他而言寧可參與很有意思的活動、認識很有趣的朋友,這些回憶是大學生活中無可取代,而且認同的價值。

社團與課業的衝突,造成面臨休學、到延畢,順瀚在過程中與家人長期溝通,嘗試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感受;也運用第五年的時間,尋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與系上的學弟妹更加熟識,把握這一年的時光,最後順利畢業,更獲得家人的諒解。

「失敗可恥嗎?可恥的是那些嘲諷與逃避!」

順瀚轉變的契機在於一度對自己失去信心。但迷茫的他從未停下腳步,反更積極尋訪合適的成功之道。在課業中挫敗,習得學習無捷徑;在人際中迷失,理解「論是非」對事不對人、同理心;在情緒中崩潰,悟出怡然始於心態。
 
「經歷越來越多挫折,我有失敗過,我記取教訓,把教訓改造後又變成我的優勢。」他微笑地說出這句話。跌倒後,再站起來。在他的經歷中完美的驗證了這一句名言。唯有真的受過傷,才會有痛處,並轉換成盔甲,使自己更堅強。
 

看似跌跌撞撞的大學歷程,順瀚寫下了精彩的篇章,有如鼓棒,握緊雙手的信念,擊出燦爛的樂曲。

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