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X攝影X生活 超浪漫的深刻思維

故事房號:080

故事背包客:吳柏澍

by yaya說書人

1614386_891265650893920_4549251100801262826_o.jpg

同是清大的住宿教育組織,清華學院,又是人社院的學生,我對於吳柏澍這個學長並不陌生。在共同修習的課堂上,他給我的印象是充滿自信、思路清晰而且活潑熱情。同時,他也活躍於各種課餘活動,從以全校為範圍的學生自治組織,到系內的活動,時常都可以見到他的身影。

走!來一趟超浪漫之旅

柏樹認為,在大學四年參加過的大大小小活動和組織中,印象最深,對自己影響也最深的,便是清華學院的浪漫小組。小組是學院內學生自行發起的組織,而浪漫小組全名浪遊慢走小組,由浪漫引導員所組成,籌劃每次的出遊,以腳踏車(浪遊)或是步行(慢走)的方式,帶領參與的同學深入新竹市周邊鄉鎮,竹北、北埔、香山、南庄等地。

浪漫小組的特色除了兩種相較對於一般汽車或遊覽車而言,較為緩慢的旅遊形式,也會透過小規定和任務來增加旅遊者與當地的互動。例如盡量避免進入連鎖商店,可以轉而向在地店家消費和互動;蒐集鄉鎮、人物故事;在傳統市集購買食材自行煮食,並且透過在地食材去了解當地如何耕種,或為什麼他們的傳統市集長這個樣子等等。

從大一參與小組出遊,到大二成為組長,柏澍發揮他不受限制的創意,混搭浪遊和慢走兩種旅遊形式,玩出各種「超浪漫之旅」。例如騎腳踏車出發到某個地方停妥後,再走一段路;或是先把腳踏車弄到某個地方,走過去找到之後再騎;或是兩隊出發,一隊先用走的,一隊先用騎的,之後再交換交通工具。「效果還不錯」,在幾次的超浪漫之旅後,願意投入小組,成為浪漫引導員的人數增加。

浪漫小組:找回點與點之間的關係

柏澍說,浪漫小組的核心概念是想要打破一般「點到點」的旅遊方式。「以前出去旅行都是點到點。可能上車,然後到一個點下車,所以點到點之間的東西變得不重要」,為了讓點與點之間的關係更加的清楚,形成浪漫小組浪遊和慢走的旅遊形式。

「應該要用走的,會變成一條線,然後走這條線的時候,我們又期待這條線不只是一個點到一個點這樣而已,而是說你可以在裡面繞來繞去迷失方向,再重新找回方向」,是浪漫小組所期待的。甚至當許多點之間所連結的線構成網絡,進而成為一個面。

浪漫小組透過「迷失」,讓參與者自行找回方向,並且在找方向的過程中重建點和點之間的關係。這樣的旅遊形式,顛覆一般觀光客走馬看花的旅遊模式,讓參與者深入當地居民的生活,慢下來細細感受和觀察周遭的環境。

柏澍提到,他一直都在思考,要怎麼拍出超越「觀光客照片」這件事情。「把相機放好,請別人幫你跟某一個很大的景物合照,比一個YA,那為什麼不回家把自己P上去就好了?」網路上有很多專業的旅遊攝影,能把景點拍的更美,而自己也能挑選美麗的照片,再後製上去,更何況近年來後製軟體功能越來越強大,後製過的照片根本很難被辨認出來。所以,如果旅遊過程中的攝影,就僅僅只是和重點景物合照的「觀光客式照片」,那意義到底在哪?

他覺得,進行一趟旅遊就像閱讀一本書,而拍觀光客式照片就像在閱讀的過程中,用螢光筆把重點凸顯出來的行為,又或者是一本書的重點摘要。它們是讓第一次閱讀的人,快速掌握整本書概念的工具,也可以是讓讀過的人,快速複習內容的方法。

然而,除了這些重點之外,如何鋪陳,讓這些重點合理而不突兀地編織成一本完整的書,也是件重要的事,卻時常被忽略。浪漫小組 「找回點與點之間的關係,進而構成線與網絡,最後是一個面」的理念,就是希望這件事情重新被重視。因此,柏澍認為,浪遊慢走擴充了他對旅遊形式的想像。

旅遊的眼睛v.s生活的眼睛

浪漫小組在每次出遊之後,都會舉辦一個討論會,分享各自在旅遊過程中的心得。柏澍說他曾在討論會中提出「生活的眼睛和旅遊的眼睛」的概念。

他認為,每個人都有兩種眼睛,一種是生活的眼睛,一種是旅遊的眼睛。一般而言,我們運用生活的眼睛,去面對日常生活,「我出門到教室,從教室到餐廳,從餐廳到運動場,就其實都是一個點一個點,我覺得很多人都不會很深刻地去看到、或是注意到每天在身邊發生的事情」。這種模式的好處在於,人只會關注在重視的事情上。

而當我們進入旅遊的狀態,則會開啟「旅遊的眼睛」。因為面對的是不熟悉的環境,而且待在相同環境的時間有限,所以「我們會想要盡力地趕快吸收所有東西,我們會睜大眼睛」。卻也因為希望關注到每一個細節,而有點走馬看花的感覺,所以不會深入而用心在一件事情上。

會提到這個概念的原因是,柏澍認為,浪漫小組的旅遊形式在活動結束後,參與者將其精神帶回日常生活,實際上是混合了兩種眼睛的運用模式,也就是「在生活中有旅遊的眼睛,在旅遊中有生活的眼睛」。因為旅遊的速度慢下來,所以在運用旅遊的眼睛盡力去吸收所有東西之餘,也能用生活的眼睛去關注每一件重要的事情。而當我們把浪漫小組重建點與點之間關係的精神帶回日常生活,去探索去觀察,僅僅從教室走到餐廳,也能發現許多驚喜。「比如說,看一些影集都會看到國外的校園有人會坐在樹下讀書,本來我覺得學校好像沒有這樣的人,不過其實有人會躲在有椅子和桌子的奇怪地方讀書,但這都是要留心觀察才會發現」。

旅遊的眼睛讓我們去關注到更多生活的眼睛所忽略的小細節。他認為,浪漫小組帶給他更多關於旅遊和生活的思考,也轉變了他的生活態度。

快慢之間,如何記錄生活:數位相機和底片相

柏澍平時就有使用數位相機的習慣,他笑著說,數位相機用起來就像機關槍,喀喀喀喀喀,一次出去就是幾千張,然後再從裡面找出正中紅心的「好照片」。「可是這樣蠻偷懶的,你不是在那邊等那個攝影的最佳時機。」

這樣的差異,在開始使用底片相機之後更加的明顯。第一次接觸底片相機,是因為要去浪遊慢走,卻沒帶到自己的數位相機,只好跟室友借底片相機。為了使用底片相機,去買了底片,而真實感受到底片的昂貴,「一卷要一百多塊,三十六張,等於說按一次快門就三塊,而且還要去洗,洗一次一卷好像要一百塊。所以按一次快門要五塊六塊」。他為了兩天的活動所買的兩捲底片,最後只用掉一卷半,「我不太敢按,那很貴阿我不敢按完它。」

這樣的經驗,影響他往後使用底片相機的方式,「每個影像我都是覺得很重要才要拍,按下快門才把它帶回來」。而要找到自己覺得重要的影像,則必須透過觀察。「例如說,你現在看到有人在賣柿餅,客人買走上面的,老闆再把柿餅重新排列。用數位相機的時候,就會喀喀喀喀拍一拍,拍完再找動作最好看的;可是用底片相機的時候你就知道,要等到想要的那個畫面再拍,所以也等於說去預測他的生活。」

先有一段時間的觀察,才能準確預測模式,進而準確抓到自己想要的畫面。「有些人會說那是一個決定性的瞬間,就是你只有那一個moment才會出現那樣的畫面,過了就沒了。可是有時候我覺得,那個決定性的瞬間,你其實已經等它等很久了。」

人文攝影:一張照片,一個故事

面對大學畢業這個人生轉捩點,柏澍開始從生活中尋找關於自己未來職志的線索。他發現每天攜帶的物品中,雖然手機上就有相機,還是一定會額外帶著相機,「應該算是一種囉唆的記錄影像的態度吧!」他認為自己應該能夠朝攝影這方面去發展。

不過,手機相機的普及,似乎讓每個人都成為攝影師,而且,攝影所追求的「決定性的瞬間」,重點在於拍到的內容,隨身攜帶的手機似乎能比多帶一部相機更容易抓準那個關鍵時刻。所以「專業攝影師」要如何和一般人不同?就這個問題而言,他認為攝影師的專業在於技術層面,例如如何使用器材、調整參數設定、指導模特兒等等,簡言之就是「知道怎麼拍好照片」。

除此之外,柏澍想做的事情另一件事情是「說一個好故事」。

「我想要說故事,只是從我所學,我經常把故事說的太複雜」,人文社會的學術訓練,讓他對一件事情能有更多層次的思考,也懂得如何更立體地去再現那件事情,然而這往往使他的表達相當地「囉嗦」。

結合自己想要達成的兩件事情,「人文攝影」便成為解答。他希望能夠拍出在攝影師的專業技術之外,能夠說故事的照片,讓自己的照片,不只是美美的一張圖片而已,同時也能夠讓自己的囉唆,變得簡單一點。

柏澍開朗的笑容之下有著超浪漫的深刻靈魂。深度旅行促進他對生活的思考,混搭旅遊眼和生活眼的經驗,讓他更懂得如何去發掘日常的美好;攝影則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輕便的手機取代不了數位相機的存在,而使用底片相機的經驗所帶來的衝擊,更讓他去思索攝影的意義和角色,或記錄點滴,或表達自我。

面對畢業,說故事和拍出美麗影像的欲望結合為人文攝影的職志。祝福這樣一個勇於探索自我的靈魂,在未來的路途上,儘管免不了跌跌撞撞,仍能夠保持探索的勇氣,繼續前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