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kuna Matata:與獅子王Simba奔跑追逐的南非夏天

故事房號:083
故事背包客:黃大恆
by 故事美主人

寵物,可以讓一個人有個傾聽的好夥伴,可以push一個人走向戶外,也可以陪一個人走出一段傷痛,又或是讓一個人不再孤單。我們常常因著牠們可愛外表、陪伴的特性而在每每有棄養或虐待動物的議題時,奮不顧身地挺身而出,然而,我們卻常忽略那些比貓阿、狗阿大十幾倍的野生動物,當牠們遇上惡意獵殺時,誰來為牠們發聲?

12179118_10207506629846922_1419403693_n.jpg

(約翰尼斯堡近郊的私人動物復育園區,近距離觀察、接觸由園主從小飼養的獵豹孤兒。)

他是黃大恆,屏東科技大學四年級的獸醫系學生,對於看動物星球頻道長大的他而言,嚮往在大草原上一睹有著王者風範稱號的獅子風采,去年夏天,參加了由南非約翰尼斯堡普利托利亞大學主辦的SYMCO-獸醫學生交流營隊,在野生動物的天堂,走過十幾個野生動物保育區,數著大草原上奔馳的蹬羚,搭乘直升機麻醉非洲象,與獅子相互凝望的清晨而熱淚盈眶,在感受到大自然的純粹之時,也關心犀牛獵殺的問題,思考人類應該如何介入對於大自然的破壞,以及能夠為台灣的動物保育做出什麼樣的行動。

我的動物天堂

「進到獸醫系後,發現自己越來越愛動物,也對大自然越來越有興趣。大一、二時學習解剖、組織等了解動物身體巨觀構造等科目,以及學習寄生蟲、病毒等動物與人類都會共同面對的致病原。」

「到了大三、大四時進入臨床醫學,像是臨床病理學、小動物外科學、魚病學、繁殖障礙等與動物疾病相關的知識;同時,我們會到學校裡的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在臨床實習的一年中分組養一隻實習犬,學習替狗抽血、驗尿、驗超音波等。」很羨慕地,實習犬原來可以養在宿舍裡,每天一起生活,養狗後,才發現原本的自己很愛玩,狗也把自己拉得跟自然更近,我想,是對牠多了一份責任吧,就像陪伴家人一樣。

12674359_10208153216291179_602990957_n.jpg

(臺南狗場絕育手術實習。)

「大五時則是進入實習醫師培訓階段,前半年在校內動物醫院輔診,後半年在校外獸醫機構實習,如私人動物醫院、動物園、動物疾病管制局等。平常上課時,主要以貓、狗等小動物醫療為學習對象,次要是經濟動物,像是雞、豬、羊等平常我們吃的肉品,而野生動物只列為選修科目。對於獸醫師來說,我們必須盡可能地精通每一種動物,甚至是成為像是狗的眼睛權威,只是,目前台灣的獸醫分科還不算成熟,還在慢慢地接受美國的一些概念。」

大恆也和伙伴們成立了第一屆的台灣獸醫學生會。「很想改變獸醫系和獸醫業界的風氣,台灣只有台大、中興、嘉大、屏科大等四所大學設立獸醫系,但目前的獸醫業界並沒有相互認識,也因為不認識所以誤解,希望在學生時期就與彼此交流,一起推派代表到荷蘭參加獸醫學年會,一起思考動物保育等相關議題。」

在到南非前,大恆早已參訪過台灣很多野生動物機構-在學校的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帶導覽,曾在小動物診所實習,也到台北鳥會待過,就像在拼拼圖,只有全方面接觸,才知道以後要鑽研什麼,他說。

南非草原的冒險-動物才是這裡的主人

12170248_10207506664967800_1310112387_n.jpg

(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

在南非近一個月的日子中,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八十位獸醫系學生相互切磋,走過十幾個野生動物保護區、國家公園,有些光是一個保育區就有半個台灣那麼大。「我主要的工作是負責『保定』-協助醫生抓住動物的四肢,也學習如何包紮傷口,到漆彈場上槍法課、觀摩如何從直升機上麻醉非洲象、並植入晶片、紀錄大象的年齡、象牙狀況等,也替動物打GPS,才能追蹤牠們的身體狀況,以及處理盜獵、海豚擱淺、鳥類遺棄的處置等問題。」在南非,野生動物被視為國家資產,不僅是獸醫生,也由河流專家、寄生蟲專家等知識才能讓國家公園順利地運作與維持。

12179349_10207506684528289_671002992_n.jpg

(參與母獅絕育手術。)

「為什麼不讓野生動物去因應大自然,適者生存就好呢?」我問。

「對於南非人來說,認為為了地球整體的穩定性,由人類的傷害最終仍該由人類來彌補,舉例來說,如果犀牛媽媽遭盜獵或惡意遺棄,那麼照顧小犀牛就成了人類的自然責任。」 

「其實,很弔詭的是,我們本就不該將野生動物的活動範圍圈起來,但當國家設立了保育區,野生動物便成為一種資源,勢必制定相關野生動物法,但這些動物法的背後很複雜,因為法條是由人制定的,而又該如何與人共存,每個國家的處置方式也不同。」

大恆說,為了要觀察野生動物習性,我們得在早上五點及下午三點搭吉普車到Morning&Sunset Safari(克魯格國家公園內),剩下的時間充塞著海量的野生動物流行病學、病理學、麻醉學、保育學,以及獸醫管理學。但,只要看著動物們的自在漫遊、一舉一動,大象進食、獅子獵捕、斑馬奔跑、犀牛哺乳,我們像小智尋找神奇寶貝一樣在曠野中遊蕩、期待相遇,常常感動到不能自己,不敢置信於大自然的美麗。」

為什麼會讓犀牛寶寶成為孤兒?

12181981_10207506652047477_525000496_n.jpg

(來自25個國家的獸醫學生舉著國旗,從直升機空拍我們對於反犀牛盜獵的決心,我們替犀牛孤兒院拍攝一個募款廣告,並於2015年9月22日-世界犀牛日 釋出。)

「在南非,近年來面臨了不減反增的盜獵問題,把動物當作經濟動物,讓富豪進行娛樂獵殺,有些獸醫生甚至成為娛樂獵殺的幫兇。其中,盜獵犀牛的主要原因是買家會購買犀牛角,為的是製成中藥材,但這一發子彈就會花上幾個月的治療時間,根本比不上獵殺者的速度。」

「此外,當地保育犀牛的飼育員所面臨的問題是-這些犀牛寶寶最終要讓牠們回到自然,必須訓練牠們捕食能力,可以與犀牛寶寶們親近,卻也不可以太親近。」和野生動物的情感,如同陪伴你的寵物,一旦建立了,就在生命中,深深刻下一痕。 

「從南非回來後,美國牙醫射殺辛巴威國家公園名獅的事件震驚世界各地,也引起與南非夥伴的激烈討論。對於野生動物數量眾多的國家來說,野生動物很容易成為狩獵的戰利品及常有犯罪組織在背後控制的盜獵行業,甚至獸醫人員還會幫助育種。」

不止於感動的單點式救援

「對於台灣人來說,野生動物似乎和動物園裡的動物畫上了等號,許多動物早已失去了牠們在大自然中生活的權利,舉例來說,台灣的台灣黑熊保育工作只有一地在努力,而且,台灣對於野生動物的關懷大多只是觀察而非醫療協助,在台灣,從事野生保育工作很辛苦,但走過十幾個保育區,我們一直都該記得回到自己國家復育動物。」

「還有,我們現在執行的野生動物保育仍舊只是個單點式的救援,根本還是必須從政令規範與教育及大眾觀念做起,我們常會被單點式救援所感動,像是一隻可愛石虎被醫療救援團隊的野放,除了大眾的感動、新聞報導外,真正的挑戰是從野放後的那刻開始,保育是一個系統、Circle of Life。」大恆帶著我到學校裡養著牛與羊的地方,當手心靠近牠們,所感受親近動物的單純快樂,一如他眼裡的熱情。

「當你在非洲大草原上,乘著車,看著動物們捕食、奔跑、交配,才會理解與物種共存的感動。」

12177729_10207506670727944_1489019755_n.jp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