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內心對於劇場躁動的渴望,做一個簡單的人

故事房號:081

故事背包客:黃詠芝

by 故事高主人


黃詠芝,交大人文社會學系的畢業生。言談中充滿人文社會塑造的反思與批判,靈性的雙眼底下卻彷彿可以看見他內心騷動的藝術靈魂。一個屬於她,屬於劇場的魂。

「進到學院之前,我從來都不清楚交大人社是什麼」採訪的一開始,黃詠芝劈頭說到。
她用「隨波逐流」描述大一的自己,慌亂與不適應。那樣的不適應,或者說找不到「自己」的焦慮,引導她選擇了AIESEC,也許是真的想找到什麼,更也許是為了流浪而流浪,2012年寒假她放逐自己到烏干達這個地方。
事實上,AIESEC in Taiwan已經很久沒有去到東非的計劃參與者,於是她自然而然地被貼上「勇敢踏入非洲的女生」這樣的標籤,回國後的一年裡在一次次的分享會中穿梭,分享著在非洲的見聞與感動。

她坦承並不喜歡這樣的注視,也不願多談什麼冠冕堂皇、好像自己達成了什麼夢想,「去非洲並不是在拯救世界,事實上那只是一個渴望出去看的經歷而已。」她強調,「說穿了,那只是一個想要去的決定罷了,和我的故事是否影響人是兩回事。」
廣告

停下來,學著陪別人走一段路。當不再把笑容當武器,才能真正做溫暖的人

故事背包客:陳映妤
故事房號:069
 
By故事高主人
11025853_1048139685200175_2069838970312998370_o
「早安」,簡單卻帶來無比溫暖能量的兩個字。這樣一句日常的招呼,同時也是一位女孩的綽號。在她身上顯得一點都不突兀,反而恰當得自然。她是故事旅社矮主人,陳映妤,一頭即肩的內彎小短髮,臉上掛著招牌笑容,總是活力充沛積極地完成每一項挑戰。
談到「早安」她笑著說,這個高中學姊隨意取的綽號,雖然聽起來奇怪,但卻可以感受到陽光般的溫暖,「一直以來都希望可以成為別人心中的小太陽,而這個綽號提醒著我扮演好這樣溫暖的角色。」
然而,陽光儘管燦爛,卻不能忽視那存在背後的陰影。
曾經她因為忙碌與野心失去了「早安」賦予她的初衷,遺失了生命中真正重要的部分。然而在過程中她慢慢摸索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並且在畢業前夕透過「故事旅社」,學著在心中留下一個空間給別人,做著真正為他人著想,溫暖的人。

繼續閱讀

從台科大到台大,他跨越鴻溝,反轉技職教育

故事房號:066

故事背包客:黃偉翔

By yaya說書人

大學期間,在四技二專升學補習班打工的體會,埋下了想要為技職教育盡一份心力的種子。而從台科大畢業,進入大學研究所的跨界經驗,則進一步勾勒出未來志業的藍圖。碩班跨系所修課的經驗,更讓他找到了落實理念的方向。Follow your heart,每一次的勇敢,每一次的跨越,都將成為未來發展的養分。他是黃偉翔,技職教育3.0網站總編輯兼執行長。

技職教育,對於許多一路從高中升上大學的學生來說,是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詞。身邊有些許就讀高職或四技二專的朋友,也偶爾從報章雜誌上讀到嚴長壽的評論,或是吳寶春、吳季剛等人運用其一技之長,在國際舞台發光的報導,也曾聽說過四技二專、統測等名詞,但是對於實際面,例如技職體制的運作,和統測的相關資訊,卻不甚了解。這樣的現象是促使他做出行動的原因之一。

1.黃偉翔

繼續閱讀

把握七次跨入國際的機會。沈岱蓉:「靠自己用更少的資源,換得更大的世界」

故事房號:065
故事背包客:沈岱蓉
by異國說書人

「美麗的事物總是在路上。」
–電影《旅行者與魔法師》(Travellers and Magicians)
如果說二十歲是『On the Road』的年紀,那麼那時候的你又在做些什麼?
二十歲開始自己付生活費的她,在大三那一年通過參加實習、國際會議等機會,走過紐約、德國、俄羅斯、荷蘭等四個國家,七次的飛行旅行讓她走向世界。《旅行者與魔法師》是她很喜歡的電影。如同電影中的主角,她也正在努力尋找自己的方向,期待路途中的故事。
「樂觀、不知好歹、臉皮厚、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她這樣子形容自己。初次見面,清爽的短髮,乾淨利落的妝容,眼前這位開朗又充滿自信的女生是沈岱蓉,政治大學地政系大四。

IMG_1732

繼續閱讀

當理想走進生活。林采萱:「實現青旅夢後,才是征服夢想的開始。」

畢業故事總匯瘋–《深耕文化流》

故事房號:051
故事背包客:林采萱
by 廖小強說書人

如果你是一位喜歡旅行的人,一定有過一個想像,希望能開間民宿、青年旅館或是背包客棧,幻想自己的工作可以融入旅行。但這個龐大的目標對學生來說彷彿很遙遠,沒有資金、沒有經驗,夢想只能埋藏在心中深處。

1

走出鶯歌車站的當下,隨即可見一間青年旅館,魚旅。踏入店內,一樓是明亮的空間,天藍色的牆壁帶著白色的點綴,彷彿是回到家中的景象。「隨意坐,休息一下吧!」她微笑的邀請我們坐下,迎接我們的是魚旅的主人,林采萱。和她聊天的過程中,你可能會見到旅客突然入住、房客遊玩後回來坐在一樓一起聊天,她需要處理青年旅館的事務、與背包客交流、工作經營,有點難以想像眼前的她,是一位大四的學生。

繼續閱讀

用四年實踐雙倍的夢想,澳門留台生期待靠雙手改變家鄉

故事背包客:Rex Loi 故事房號:039
by 故事高主人

留著一頭捲髮,簡單不失時尚感的穿著,廣東腔式中文的對談過程中不時交雜著英文,他是Rex Loi。 來自澳門,四年前第一次踏上台灣這塊土地,他看見了一個城市的美好與腐敗,更加反思作為一個異地留學生的能力,究竟能夠為隔了一個海峽的家鄉做些什麼? 於是,沒有一絲膽怯地,他開始嘗試,從電影拍攝到在地旅遊,一步步闖出自己的路。 DSC01047 繼續閱讀

光環下的減法人生,讓他步步踏上生物海洋領域專才的路

故事房號:036   故事背包客:馮聖富
by 故事高主人
「我要考調查局。」一股堅定的聲音從嗓子冒出,眼前的他是清大生命科學系的畢業生馮聖富。
他笑著說到,大一新生入學時《送行者》很紅,爸爸曾悄悄聲地問到生科系畢業是不是做禮儀師。
生科系,頭一次聽到的人九成感到困惑、不明所以的科系。
事實上,未來發展除了生技產業之外,仍有許多相關發展可能性。「你們未來所要從事的工作都是現在所沒有的工作。」生科實驗室的教授曾如是說道。
大二時偶然地聽到了「調查局」這個職業,進一步搜尋後發現所需具備的科目都有修過,考調查局的想法雛形便慢慢地在腦海中建立。
而一直以來都喜歡游泳的他,更期待能夠將生物與海洋進一步結合,研究海底微生物在鑑識方面的運用,成為該領域上的專才。
DSC01158

四年在田徑場上堅持做一位跑者,只為不斷超越自己

故事背包客 汪天韻 故事房號:032
by故事高主人


汪天韻,這名字對我並不陌生。至少在同一所高中念書時,總會在升旗典禮上聽到她的名字,又得到了體育競賽的獎項。
於是發現在大學的最後一年成為了室友後,竟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那種油然而升的,熟悉的陌生人。
她總是靜靜的,靜靜地十一點左右上床休息,靜靜地六點起床晨練,靜靜地在晨練後洗淨身體開始念書,靜靜地,規律地,過著每一天。
她用四年堅持同樣的作息,只為在跑場上一次又一次的超越自己。
02
「我知道,這一跑就會是四年。」
「什麼?你不是體育資優生?」採訪的一開始她便打破了我多年來的認定。
「我是指考進清大動機系的。」帶有些靦腆的笑,她對我說。
「那你高中怎麼一直得獎!?」我驚訝著,因為過去幾乎每月總會聽到幾次她的名字。
她笑著說,小時候假日時總是全家一起去運動,有時爬山、有時跑步,國中時參與田徑隊,因為破了全校紀錄,隨之而來的成就感讓她保持著對於田徑的熱誠與興趣。儘管高中時學校沒有田徑隊,選擇參加籃球校隊,她仍參與中小學運動會,拿下多次的獎項。
最初進入大學時,原先並沒有加入田徑校隊的打算,然而在教練的鼓勵下,激起了她渴望突破的心,「我知道,這一跑就會是四年。」

無論晴雨,出現在田徑場上的身影
「我喜歡跑步,喜歡田徑,喜歡突破自己的感覺。」她分析,相較於籃球是團隊的運動,會因為自己的失誤關係到整體的成敗,田徑是屬於個人的,「自己練多少自己心裡有數,很踏實。」
儘管田徑是屬於個人的運動,她享受著團隊一起為同個目標努力的感覺,「一起早起,一起晨操,一起開始跑,練習過程中互相加油,這樣一起練得感覺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有時候她會專心地配著速度跑,一個早晨跑十公里,專注在自己身上。
有時候她會連慢跑都覺得沉重,懶得跨出任何一步,很煩躁。
大部分的時候,無論晴天、雨天,無論平日還是假日,總是規律作息,準時在練習時間出現在操場上,心無旁鶩地跑著。
04
受傷讓他更懂得調適,接受每個狀態下的自己
 大一時她急著求好表現,以為練習量比以前多就一定能跑出好成績,忍著發炎持續訓練,到大專盃便發生脛骨疲勞性骨折,經歷超過半年的復健時期。
那段時間對她來說非常痛苦,當看著夥伴們在操場上跑步時,卻只能在一旁做不會壓迫到脛骨的復健課表。每週末都必須往診所報到做物理治療、定期去大醫院照X光看骨頭的狀況。總是在好轉與惡化中不停循環,不知道何時才能真正復原。
那一年的疲勞性骨折給予她深遠的影響。
她坦承,過去只會橫衝直撞,不會考慮自己的狀況如何,盲目的跑。而復健時期讓她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更加敏感,也開始會注意訓練中每一個小細節。復原後,大二那年,她得了全國大專盃800公尺、1500公尺、4×400公尺接力金牌,其中個人1500公尺打破大會紀錄。
然而,大三的二連霸之路卻走的跌跌撞撞。甚至一度選擇放棄,離開田徑隊。
當時身兼隊長與課業上的壓力,但讓她更喘息不過來的是金牌與紀錄的重量。由於內心不停的渴望,但身體卻跟不上想的速度,使得不停地對自己感到失望,跑步的熱情也逐漸消磨殆盡,最後身心俱疲。那一年才真正體會到教練平常所勉勵的話,「 最快的腳步不是跨越,而是堅持;最慢的步伐不是緩慢 ,而是徘徊。」
她緩緩地對我說,「訓練的時期很漫長,學會調整,接受自己無論是好的、壞的,每一個狀況。」
 
晨練、午練、整天腦海中都是田徑
談到大學生涯的生活,她每天練習時間早上一小時,下午兩小時,沒有練習的時間就在按摩、冰敷修復體力,或是在腦海一遍遍描繪著該怎麼跑會更好,整天充斥的都是田徑的事物。有時勤勞一點,除了平日練習之外,周末也會慢跑,只有年假和國定假日會放假。
至於沒有跑步的時間,空堂時會在宿舍念書、假日的早晨會和家人一起到咖啡廳看書,沒有什麼其他的娛樂活動。
儘管她笑著說,並不會後悔這樣的選擇,大一時有帶過系上和社團營隊,甚至在動機之夜時表演女舞,大一結束後便專注在跑步上,因為對於交際應酬這一塊並不擅長,所以規律而無旁騖的生活並不會讓她難受,「不過每逢寒暑假總會有許多朋友出國、交換、實習,這是我所羨慕的。」因為跑者的生活不能有一絲的鬆懈。
「為自己設定目標,一步步地去接近。我喜歡這樣的生活。」她的眼裡沒有一絲遲疑。
DSC01030
推甄上台大機械所的她,將畢業視為田徑生涯的停損點,「不會感到遺憾,因為這段日子夠充實。」然而她仍期待著能夠在最後的日子能夠再一次突破自己,在五月份大專盃留下最後的燦爛。

 

七份工作四份家教,只為橫跨太平洋追尋真愛

故事背包客 王蜜 故事房號:030
by 故事高主人

「我是因為清大熱舞社才進清大的!」科管院的畢業生王蜜有著一雙愛笑的眼睛,高三時偶然地看到清大校園演唱會時熱舞社表演的影片,深深地被吸引住,從此愛上了清大熱舞社。
她並不是因為清大而進入熱舞社,而是因為清大熱舞社,選擇了清大。
四月初,她成了的一波上清大的大一新鮮人,放榜名單出爐後,陸陸續續開始有學長姊加她好友,和她聊選課、聊社團、聊清華。
暑假某天在花蓮老家附近的寵物餐廳打工時,遇上了熱舞社的學長姐社團出遊,到餐廳吃飯。「點餐時,我被一位熱舞社的學長認了出來。他是科管院的學長,注意到我一直有在按清大熱舞社的粉絲專業讚,所以記得我。」
她熱愛跳舞,與熱舞社的緣分神奇地不可思議。
而這位認出她的學長,後來也成了她的男朋友。
 DSC01020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