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悉新視野:徐寧】 踏上新加坡,隨時與學運連結「不能只在法律圈當憤青,要更理解每種選擇的原因」

畢業故事總匯瘋–《洞察新視野》
故事房號:050
故事背包客:徐寧
By  故事矮主人
「我到底是不是個正統的法律人?」在法律圈總是有這樣的說法,但覺得這並不是件需要去爭執的事情。法律系讓我保持著對自己關注議題的程度,但學運發生後,這不該只屬於法律系或人文社會相關學系的事情,獨立思考是大家的事情。
17311603963_16dd4304c0_o
炯炯有神的雪亮雙眼,一頭簡單有性格的短髮,講到感興趣的議題就會滔滔不絕的與人討論好幾個小時,聽到邏輯不對的地方,就會反射性的提出銳利的質疑。當碰上有趣的事情就會眨著大眼,露出漫畫人物般的興奮表情,很無聊就會大聲說,直接而毫不保留。
她是徐寧,從高中在北一女時就開始打辯論賽,在圈子裡小有名氣。也一直帶著這樣的思維模式進入了台大法律系。對她來說,對的就是對,錯的就是錯,沒有模糊的空間。
徐寧從新加坡管理大學交換回來後,改變了她重新看待民主與自由的想法。對於議題的探討只有越加深入,但她不再像個憤青一樣無法理解別人為何不和自己想的一樣,他更能明白別人做的選擇,對於自由,對於生活,對於自己的選擇。
看過了真實的新加坡,走了一趟政治意圖明顯的中國,對於每個社會的選擇她沒有一個最佳的答案。但對於她而言,「我還是會慶幸自己是在台灣,因為擁有這些權利,即便我們還不確定我們是否有足夠的智慧去選擇個好的政府,但至少我們可以在擁有中學習」。

 
三一八學運,讓法律系從原文書的理論轉成現在進行式
在學運爆發前,對她而言,教科書上的法條和現實是很脫節的,探討的學說理論好像跟生活毫不相干。但學運爆發後,像是學到的東西獲得了驗證,課本上的內容被搬到現實,討論的就是現在的時事,台灣未來的政治發展,當初所有法律系都不在乎的「法理學」,卻是跟我們生活的基礎習習相關。
當初事件一爆發,facebook上快速的討論。她跟大多法律系的人一樣,趕緊衝到街頭的第一線,連系上的教授都會問他們:「你們怎麼還在教室裡?」。
因為現在年輕人出現了新的價值觀,我們對現有事情有屬於自己的衡量標準,當違反了心中的那把尺時,我們就會站出來,即使不知道能夠持續多久。
對學運後自己仍是抱有很樂觀的想法,因為在過去,就連系上完全不關心社會、國際議題的人,學運後,可能就會去參加司改會、台權會,讓自己長期選擇一個在乎的議題去探究。  
一開始認為法律系很失根,未來就要當個律師,為此到大三大四就要準備考試,無一可倖免這條路。但學運後知道自己身為法律系的意義:「即便我們沒辦法解決所有事情,起碼現在是可以保護我們現在享有的權利和價值。」
17584542845_556a02b00c_o
 
身為台灣人,為何仍有人可以不在乎? 
「我認為這該是全民動起來,但發現在人文社會科系以外的人,並不如我想像中的在乎。」學運期間心情很混亂,很生氣驚慌,覺得即便知識背景上不同,但身為台灣人為什麼有人可以不關心。
2014年,學運後,廢核反核、九合一大選,關心議題的動態感提升,可謂遍地開花。但 2015,因為洩憤完了,又開始停滯不前。為什麼大家又不看修憲條文?投票年齡下降不太在乎,航空城問題擺著無人關注。大家對於時事議題的積極度又下降了。「發現其實要深入了解這些議題是有門檻在,理解我們還離公民社會有點距離。」
但她理解到一個好的社會,「不應該讓人民這麼累,我們不是救火員。」人的注意力是有限,不管當初再激昂,人生總是需要繼續過下去。 政治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一開始覺得很簡單,人民有選票,政府本來就要讓我們開心,但這背後有個更大的生態在。
她這樣的想法,其實是在學運後到新加坡交換半年反思的。 
17905704936_d3cabefc18_o
新加坡管理大學交換,每一天都在和學運連結
走在新加坡街頭,72%都是華人,和我們同文同種,但思考和生活方式非常不一樣。 
李光耀時代,讓新加坡推上世界競爭很強的國家,但是真正到當地才真正感受到他們所謂「競爭」。
開學前一個禮拜圖書館就已經坐滿人,帶領我的 buddy 還一直說:「寧!你念書了沒!」我就在思考:「他們真的愛鑽研學術嗎?還是已經內化到『我一定要念才能贏』的程度。」
這股神秘力量驅使的菁英主義,失敗是個人問題,要為自己的成敗負責。不要談出身、種族、性別不公平問題,政府已經都做好各方面的福利讓大家的起跑點相等,「剩下的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
當我問新加坡的朋友,中東伊斯蘭教徒在做什麼,對於北非革命運動的看法,得到這樣的反應:「你知道這個要幹嘛?」 很多人的思考讓我感到不是很舒服,但對他們來說專注眼前自己的競爭力和未來發展比較重要。交換的時間我一直都是很糾結的。「為什麼我這麼在乎,但你們不在乎?」 。但新加坡人自稱有一個民族特性Gia Su,就是「怕輸」的意思,與其關注這些議題被貼標籤,還不如拿到好GPA和找到好實習比較實在。
17738567829_085b904092_o
除此之外,新加坡是多元種族社會,最重視的就是族群和諧。但這和諧是不是真實存在?還是李光耀創造出的族群融合意象?因為族群和諧為國家發展最高的準則,即便集會遊行可以申請,但整體社會的氛圍,讓大家選擇不要挑動任何一根神經,因為我們是「族群融洽」的社會。這是可怕的,因為社會上所有的事情, 都跟身分、種族、族群有關,所以每個議題都可能被扣上族群和諧的帽子,但卻不能對這些問題提出質疑。
也是有這樣的一群上街抗爭的人,但為了維護穩定安全的社會,大多數人會認為抗爭者小題大作,無法諒解她們的行為。這讓我想到蔣經國時期的台灣,安全穩定、安居樂業,但到底犧牲了什麼東西?若社會只給既得利益者有對話的空間, 卻犧牲了少數看不見的人聲音。但對於完美主義的新加坡,這群人的聲音不值得被聽見,因為無法使社會往前邁進。
這是她半年來認識的「真實新加坡」。
 
同個民族,兩種選擇,完全不一樣的社會
「這樣聽起來,新加坡的不自由比中國來得更可怕嗎?」我忍不住問。
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大家眾所皆知,儘管明確而強勢的限制管理,人民還是會討論,會爭辯,也知道自己正失去了什麼樣的權利。但新加坡的人民在這樣的社會下,是不是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夠擁有什麼權利?
但新加坡人認為的是:「我們不是沒有選擇,我們選擇的不是言論自由,而是免於恐懼的自由。我們選擇讓秩序穩定、社會和諧放在前面,儘管知道我們有很多的規範要遵守,但卻能免於被騷擾、動盪不安,達到一個平衡的狀態。」
她才發現:「這也是個權利,這是他們的選擇。」
其實他們是某種程度羨慕台灣,但經濟的發展已經無法讓他們停下來,他們只能說:「你們太自由了,所以太亂了啦!」
台灣也需要反省的是, 「弱勢的聲音有需要放那麼大嗎? 會不會阻礙社會的發展? 」台灣要讓每個人民的聲音被聽到,但我們有沒有智慧選擇一個好的政府,至少新加坡並不認為人民有這樣的能力。而我沒有答案,但至少現在台灣有選擇的自由,但還沒看出有選擇的智慧。
 
沒有誰對誰錯,更能理解別人為何不在乎
曾經她很憤慨的認為:「你怎麼可以不關心!」但從新加坡交換回來後,比較能夠理解別人為什麼不在乎, 理解每個人都在為自己做一個輕重緩急的權衡,也可以體諒學運時父母種種的擔心和憂慮。
自己也開始反省,「為什麼我們這麼輕易就去現場,應該更去理解別人在乎的點為何與自己不同,他們的理由又是什麼。」
現在的她,還是可以很深入的和許多人談這些想法,但會減少自己的尖銳,試著更圓融的去理解不同人的態度。不可否認,每個議題都涉及選擇,學運指出了問題,知道經濟發展正在犧牲主權,但到底選擇經濟發展就真的能如大家所願嗎?選擇主權就能因此鞏固嗎?所有事情都是這樣,我們都在不斷選擇,而選擇背後必然存在著犧牲。 
 
獨立思考,提出質疑,再一起解決問題
「可以不在乎,但我認為不能不思考。」這是她在經過交換時期的想法轉變後仍堅守的事。
「你感覺是個很會獨立思考的人?  」
「我沒有很會思考,但我很愛跟別人討論,喜歡跟別人分享我在意的事情。」
因為對韓國政治發展有興趣,她就會立刻了解他們最近世號的運動,政府的行動和人民之間的關係,談論過去民主的歷史。「其實我覺得這就是思考,從關心的議題深入了解,然後不斷討論激盪。 」
打過好幾場全國辯論大賽的她,發現平常大家談論事情時,對方邏輯和推論上有問題,很多人都不會或是不敢提出質疑 。這不只是在辯論場上,在工作、生活上,甚至是在她參加創業競賽討論新的商業模式時, 也是需要很多質疑的力量。
在大四嘗試跨出法律圈的她,參與創業競賽的過程教會她「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精準點出問題點是她的強項,但她發現自己打破後難以思考如何建立新的東西。這或許也是台灣整體大環境的問題,「我們已經知道哪裡不好,但我們缺乏的是,開始解決問題。」
「如果真的要說所謂的獨立思考,就是能夠對於眼前所看見的事情,抱持一定遲疑的態度。 但光會思考沒有用,要會做,我就是還在靠一張嘴的階段。」她忍不住仰頭大笑了幾聲,她也還在學該怎麼從只會靠一張嘴辯論批判,到實際用雙手解決事情。
17304462693_6f6d665a20_o
 
「如果這是我人生的複習日記,我到現在都還在迷惘時期。」
從學運、交換一直到現在,除了讓她保留著法律人的獨立批判,更多了純熟的態度尊重不同的文化、自由和選擇。也因此讓原本法律系狹窄明確的道路,開通了幾條原本不知道存在的路,但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徬徨。
她開始透過走出法律系,嘗試解開長久以來的迷惘。誤闖了創業圈,偷探了自治領域,也曾迷戀行銷的世界。
「但我也只能確定哪些我不喜歡,卻還無法找到一件能一直喜歡的事。」她所謂喜歡的事,就是做起來有感情,累也覺得有趣好玩。喜歡彈吉他,就定期練一首歌自彈自唱;喜歡打羽球,就參與校隊天天練習到處比賽。
「但對於法律,只知道適合我的性格,愛說教愛批判,不按牌理出牌。但我還沒辦法確定這是我到65歲都還喜歡鑽研的領域。我真的還不知道。」至少,辯論從高中比賽到現在她都還喜歡著,所以現在選擇延畢,準備WTO國際模擬法庭辯論賽,暑假的第一站就是到韓國。
 
她很認真的說著,這個迷惘不是來自達不到別人的期望,而是還沒有想像自己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所以我還踏在別人的路上,摸索著這是不是適合我的路。
 
「但我是個追尋本能的人,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也別逼我了,這樣的我儘管在摸索,也比較不會嚇到自己。哈!」
SONY DSC
【啟程,畢業故事總匯瘋】畢業x故事x集結x分享
j7QvHt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