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新航道‧王偉仲】笑容面對創業難關,以音樂安撫心情

畢業故事總匯瘋–《發現新航道》
故事房號:046
故事背包客:王偉仲
By  Mandy說書人
affa3615e286d7d66dd5e0d70eb1329f
第一次看到這個名字是在一本關於Flux團隊的專訪雜誌,他的笑容是相片中最燦爛的。訪問當天,還未踏入工作室就迎來同樣的笑容,略帶一點害羞。他,是台大化工系畢業,Flux 團隊的第六位成員-王偉仲。

由一無所知到參與創業

Flux 一開始是由五個大學生組成,製作3D印表機,成功在Kickstarter募資平台創下台灣記錄,募得140萬美元資金。Flux成立那年,他是大四的準畢業生,正在爭扎於工作和上研究所的分岔路。而最後選擇加入Flux的原因,則要由先前參加的YEF青年創業計劃說起。他說,參加YEF以前對創業可以說是一無所知。但在參與計劃的大半年中,透過不同的演講、與企業家交流及實踐活動令他明白創業的難度及挑戰性,同時對創業產生興趣。所以非常留意這間朋友共同創辦的公司,等待合適的時機加入。最後他是在團隊參加SVT計劃到美國矽谷交流前夕,成為第六位成員。在這段時間留守台灣,與企業進行溝通工作。

17b5c2ea56cd6a147505c23863b6cf27

一開始Flux在Kickstart 設下的只是十萬美元的募資計劃。他說十萬只是一個底線,把它當作一個起步點。因為他們深深明白,光是十萬美元並不足以讓他們大量生產,只是希望能透過這個平台的行銷功能宣傳產品。但面對超乎想像的金額,他們一方面感到興奮,而另一方面是巨大的壓力。因為這是團隊的第一次嘗試,無法準確預測成功機率。面對贊助者的期待,「萬一做不出來,那怎麼辦?」這個焦慮一直在心頭 。而且這140萬美元資金在研發上可能就已經佔去一大部分,因此如何令公司能賺錢及經營下去,又是另一個很大的難題。

路有很多,創業不是唯一的選項

即使現在的他是年輕創業者的一份子,但他依舊認為,在各種媒體和論壇的影響下,很多人都太推崇創業而致於未有足夠了解當中的難題,在缺乏長遠計劃的情況下,年輕公司的存活率偏低。他認為不一定要創業,只要快樂,在大公司上班也是一個很好的選項。自己創業很多事都要親力親為,除了職稱內的工作還有很多其他不同的工作,無時無刻都想著公司的事情。訪問當天是星期六,但在會議室內,有五六個年輕人在嚴肅地氣氛下進行會議,而辦公室亦有兩三個人正在辦公 。

無論如何,音樂一直都在

a8c317cb26668eb11f5b8c3c807e28b8

在這團隊的背後,偉仲還有另一個身份-音樂人。他在高中時已經加入吉他社,同時與隔壁的熱音社員成為好朋友。大學後,大家都面臨「音樂夢是否能夠延續」的困境。因此,幾個熱音社同學自發組團並邀請他加入,擔任主唱和木吉他手。這就是現在的「How to Program C++」。樂團在上一年推出EP《南海路深夜對談》,並舉行發佈音樂會。被問到音樂對他來說是什麼時,他沈默了一下,「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他說。可能是一個抒發吧,一個情感的寄託,無論快樂或難過都可以把自己的情緒透過音樂說出來。他説,可能每個做音樂的年輕人都有想過成為職業音樂人,只是無奈整個大環境並不容許這樣做。所以他選擇在一份穏定的工作下,在業餘時間繼續做他熱愛的音樂,創作時也比較不會有現實壓力,因為「無論如何音樂一直都在」。在創作音樂的過程中總少不了意見不合的時候,但幸運的是,「C++」幾個男生之間不單止是音樂上的合作伙伴,更是多年的好友,相處模式不會有太大壓力,總會體諒對方。

70b7ea517dbe423d2bae798033f74411

是不是每一個音樂人都有這一種光呢?一種只要提及音樂眼神就會變得堅定而執著。不經意間看到這個3D印表機的工作室還有一把木吉他,無論去到那裡音樂一直都在他身旁。前往Flux辦公室的路上,我一直聽著《南海路深夜對談》,聽著這一首又一首由臉掛燦爛笑容的男孩唱出的歌,有一種被治癒的感覺。嗯,這真的是他心靈的寄託,他真的很喜歡音樂。

j7QvHt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